恶犬大黄

来源:奔流文学网 | 作者:小奔  2020-12-24 11:35

我喜欢上学,是从读小学二年级那年开始的。

我这样说,聪明的读者肯定猜出来了,读小学二年级之前,我是不喜欢上学的。是的,我是一个不会说谎的孩子,读小学二年级之前,我的确不喜欢上学。这让我父母很头疼,每天上学的时候,面对磨磨蹭蹭、哭哭啼啼的我,他们总是气鼓鼓、恶狠狠地责问:“你说说,你说说,你为什么不去上学?”

当然啦,我会说出为什么的,比如,在刮风啦,在下雨啦,太阳太大啦。就算是风和日丽,天气晴好,我也有理由,比如,头痛啦,脚痛啦,再不,就是牙痛啦,肚子痛啦。我的理由,多得像秋天深山里成熟的野葡萄,只要伸出手去,就能摘下一大串来。

可我父母的耳朵,好像有些问题,根本听不进我说出的理由,他们也没有时间跟我磨蹭,如果责问过后,我还不去上学,他们就让竹根跟我说话。

那条长长的竹根,一半儿黄,一半儿绿,原本长在泥土里,可它却向往着外面的世界,趁人不注意,就偷偷地钻了出来。这样的竹根,像个顽皮的孩童,皮实而有韧劲。父亲可能就是看中了它的这些特性,特地把它从竹园里挖回,用来调教队里的那头大犟牛。那头毛黑如缎、角似匕首的大犟牛,高大而威猛,一天到晚,总把头高高地昂着,见了人,圆睁着怒目,有仇似的,更不要说好好的耕田了。但是,只要见了父亲,还有他手中那条扬起来的长竹根,它就乖顺了。

那条长长的竹根,代表着父亲的威严,因而,很被父亲看重。平日里,父亲将它插在我家大门旁一个离地一人多高的墙缝里,不许人动。后来,大犟牛在一次角斗中,失足跌下悬崖,摔死了,队里叫人把牛皮给剥了,把牛肉分给我们吃了。没有了那头大犟牛,那条长长的竹根呢,就成了惩戒我逃学的工具。我吃够了它的苦头,也很后悔,当初吃了那头大犟牛的肉。

那个时候,我长得像只瘦猴儿,就算是屁股上,用针尖都挑不出几坨肉来。可那条长竹根,节儿密实,柔软如鞭,抽打在屁股上,“噗噗”的响,生生的痛,痛不过,我就背着书包往学校里跑,跑出去老远,还见他们其中的一个,高举着那条半黄半绿的长竹根,在后面使着劲地追赶。

我不能不跑,因为,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手下是不会留情的,只要是被逮住了,少不了一顿饱揍。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只得撒开脚丫往前跑。可到了第二天,我依然不愿意上学。

唉,这都是那条大恶狗给害的。

 

我读书的学校,叫观音寺小学,是由一座观音庙改建而成的。不过,我们上学的时候,里面已没有了菩萨,只有六个老师,五个男老师,一个女老师。相对来说,男老师的年龄都有点大,长相也一般,跟我们塆里的人没有多大的区别,女老师却很年轻,长得也很好看,圆圆的脸蛋,像瓷一样细腻,也像瓷一样白净,而且,总漾着盈盈的笑意。那盈盈的笑意,像胭脂,涂抹在她那白瓷一样的脸上,放射出一道道慈祥的光来,让人感到温心和温暖。初次见到女老师,我还以为是见到了观音菩萨呢,欢喜得不得了。所幸的是,这位姓何、名叫何叶的女老师,正好教我们班。

不过,从我们雀儿林到观音寺小学,有点儿远呢,中间要经过三个田畈,两座小山,一条小河,还有一个叫燕子岩的大塆子

要说呢,远,我们是不怕的。路远,途中的风景就多嘛。那个时候,我们正是好奇的年纪,不管看到什么,都是新鲜的,都想着要去探究一番。花儿开了,我们要数一数有几个瓣儿;蚂蚁出洞了,我们要看一看,蚁王身边有没有护卫;河里退水了,我们就会下到河里去,看看里面有没有鱼虾。这些,多有趣呀,可我们就怕从燕子岩经过。

燕子岩是我们那儿有名的大子,男男女女有三百多人。这么大的一个子,总会有一些与别处不同的东西,比如,那条狗,就跟别处的不同。别处的狗,再怎么凶,总还是狗,而燕子岩的那条大黄狗,又高又大,根本不像狗,像狼。对了,在我们的眼里,那就是一匹狼,一匹大恶狼。你看,它那张血盆大口里,总吊着一条大舌头,猩红猩红的,足有半尺来长,见了人,它也不吠叫,而是呜呜地低吼着,一听到那像是发自地心深处的低吼声,我的两条麻杆似的小腿,就不停地打起颤来,魂儿也像一只惊鸟,飞得不知了去向。

更可怕的是,这匹大恶狼,一天到晚坐守在东生家的门口,而东生家的门口,是我们去学校的必经之地。这样,我们每天上学放学,都要从它的眼皮子底下经过。你说,这不是要人命吗?

那个时候,可不像现在,小孩子上学放学,都有大人接送。我第一天上学,母亲把我送到同的端午家,对端午说:“端午啊,我家牛儿也要去上学了。他还小,请你帮忙带着他。”端午朝我扫了一眼,没有回答。母亲就上前拉着端午的手,讨好似地说:“端午乖,牛儿叫你哥呢,你帮我照应着点,莫要让他在路上玩水,莫要让他跟人打架。”见端午仍没有应声,母亲就使出了杀手锏。她笑笑说:“只要你帮我带好了牛儿,等我家枣儿熟了,我就打枣儿给你吃。”

枣儿的诱惑力还真不小呢,母亲一说完,端午就走到我面前,轻轻拉起了我的小手。这也难怪,在我们雀儿林,就我家有一棵枣儿树,那棵枣儿树上结的枣儿,又大又甜,哪个孩子不馋呀。因此,母亲想叫哪个孩子帮她做事,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说打枣儿给他吃。只要母亲这话一说,再调皮的孩子也会听话的。

母亲见状,忙对我说:“牛儿,你要听端午哥哥的话呀,上学跟他一起去,放学跟他一起回,莫要调皮惹事儿。”

待到我和端午都点了头,母亲就慌慌地出了门。队长在外面喊出工呢,一声赶一声的,像个催命鬼。

其实,那个时候,端午也还是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刚读完小学三年级,准备上四年级。在我上学之前,我们雀儿林在观音寺小学读书的,总共才三个孩子,端午是年龄最大的一个,因而,他也成了我们父母托付的对象。

 

第一次上学,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兴奋,我们一起发蒙的三个小萝卜头,像三只多嘴的小麻雀,跟在端午的屁股后头,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乡间的小路,多是窄窄的田埂,又松又软,但一点也不影响我们行走。我们走在松软的田埂上,一蹦一跳的,像是踩在弹簧上。

走过几条田埂,上一道山梁,再下一道山坡,就又是田埂了。这中间,有一条小河,小河上有一座摇摇晃晃的小木桥,过了小木桥,再走几条田埂,就又要上一道山梁了。

一到山梁上,端午的神色就变了。他转过身来,对我们说:“梁那边就是燕子岩,到了燕子岩,你们千万不要高声说话,也不要惊惊张张的,不然,东生家的大黄狗就会咬人的。”

听端午这么一说,我们的小嘴像按了暂停键,全都闭上了,走路的步子也变得慌乱起来,争着往端午身边靠。端午说:“你们不要慌,先前怎样走就怎样走。”我们哪儿听得进去呀,都紧紧地靠在端午的身边,恨不得钻进他的衣兜里。

“这样不行,你越惊慌越害怕,狗就越要咬你。”端午还没说完,二秀就“哇哇”地哭了。二秀跟我一样,也是这次新发蒙的。她是唯一的女孩。

“我不要上学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二秀走到端午身边,摇晃着身子,双手半握着拳,在眼睛上来来回回地擦着。

二秀一哭,端午反倒镇定了下来。他拉着二秀的手说:“不要怕,有我呢,你就跟在我身后。”二秀看了看端午,真的不哭了,但像平时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一样,双手死死地拽住了端午的后衣摆。

端午对原先和他一起上学的两个同伴说:“我走前面,你俩走后面,让他们三个走中间。”见两个同伴点了头,端午像个大人样,对我们三个新发蒙的小萝卜头说:“你们千万不要慌,就跟在我后面走。”

尽管端午一再嘱咐我们,不要慌乱,我们也点头答应过,但一进到燕子岩子里,我们的脚就不听使唤了,心也不停地跳起来。咚咚咚、咚咚咚……耳朵里响着的,全是杂乱的“咚咚”声,不知道是心跳的声音,还是脚板打在地上发出的声响。我想哭,但不敢哭出声来,只想着与端午靠得近一点。

“我跟你们说了,叫你们不要慌,你们怎么不听?”端午再次站定下来,给我们训话。端午的声音颤颤的,小脸也白了。那两个比我们大点的同伴也站出来,叫我们不要慌,不要怕,说他们会护着我们的。我们这才又站成了队形。

燕子岩还真不小呢,塆子里到处是房屋,只有中间有一条比较开阔的地带,那是塆里人活动的场所和进出的通道,也是我们去观音寺小学的必经之路。我们跟在端午的身后,胆战心惊地往前走着,眼睛却像贼一样,到处瞄,生怕不经意间,哪家的房屋里突然就窜出一条大恶狗来。

那条通道不足一百米,可我觉得很长很长,好像总也走不到头,而且,我感觉,像是走在密室里一样,很闷,有点喘不过气儿来。

“呜——呜——”

那可怕的低吼声一响起来,我们的队伍就乱了,无论端午怎样制止,都没有用。突然,二秀惊叫了一声:“狗、不,狼,狼来了。”听到她的惊叫声,我们更把持不住了,撒开腿往回跑。还没跑出两步,我发现,右边高台上的一家屋子里,有一个黄色的身影,箭一样射了出来。一见到那个黄色的身影,我的腿就迈不开了,二秀和另一个小萝卜头铜锁也跟我一样,抱着脑袋,站在原地,大声哭叫。

那条大黄狗跑得真快,一眨眼的工夫就扑到了我们跟前,端午和那两个大点的孩子,把书包拎在手上,与大黄狗对峙着。大黄狗往前扑,端午他们就把手里的书包往起一扬,见端午他们把书包扬起来,大黄狗就往后退几步,待端午他们的书包落下来,大黄狗又继续往前扑。

几个回合下来,端午他们有点坚持不住了,书包越扬越低,那条大黄狗却越发的凶狠了,呲牙咧嘴的,跳得也更高了。我们既不敢退,也不敢进,甚至连哭都不敢了,像几只待宰的羔羊,站在原地,瑟瑟地抖着。幸好,这个时候,从一家屋子里跑出来一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手里拿着一把锄头,边跑边叱骂着那条狗,待到走近,又用锄柄把狗击退了。

那狗有点不甘心,退回到门口,仍朝着我们,“呜呜”的低吼着,而我们,却像泄了闸的洪水,齐声大哭起来。中年男人放下锄头,抚着我们的头,安慰我们,叫我们不要怕,还赞扬了端午他们的勇敢。

 

我们是在中年男人的护送下,走出燕子岩的。出了燕子岩,离观音寺小学就不远了,端午把我们领到学校,送进了教室,可坐在教室里,我的身子还在不停地抖动着。何老师走到我面前,问我的姓名,还有年龄,我颤颤的,半天说不清楚。何老师也不急,只对着我笑。待我结结巴巴地说完,她伸出手来,在我的小脑袋上,轻轻地抚了一下。她这一抚,我的心绪才平静下来。

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放学时,我与两个新发蒙的同伴,站在校门口,等着端午他们出来,一起回家吃午饭。

那个时候,我们都是走读,中午各自回家吃饭,吃完饭,下午再到学校上课,一天要跑两个来回。

“要是回去再碰上那条大恶狗怎么办?”二秀惶惶地问我,我看看身边的同伴铜锁,铜锁又转过来,惊恐地看着我。我们都担心这个问题,又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二秀急得要哭了,其实,我也有点想哭。

“端午哥出来了。”铜锁眼尖,喊了一声。果然,端午跟几个同学一起,朝校门口走来了。我们像见了救星,赶忙迎了上去。

“这是我同学东生。”端午指着身边的一个瘦高男孩,对我们说。瘦高男孩高昂着头,并不看我们。

端午说:“东生是燕子岩的,那条大黄狗就是他家的。”听端午说完,我们急忙闪到一边,让东生先走。东生也不客气,迈开大步,走在前面,神气得像个皇上,而跟在他身后的我们,像是他的一群护卫。

端午说:“现在好了,你们再不用怕了,那条狗最听东生的话。”

“你们也要听我的话,不然,我就叫我家大黄咬你们。”东生说完,转过身来,眯着眼看我们。见我们都呆呆的站着,东生说:“怎么,不想听我的话?那你们就别跟着我了。”

东生一生气,端午也有些急了,忙催我们:“说呀,你们到底听不听东生的话?”我们不敢再犹豫了,赶忙点着头说:“听东生的话,我们听东生的话。”东生笑了:“这还差不多。走,我不让我家大黄咬你们了。”

“汪,汪汪……”刚走出几步,东生突然转过身来,把两只手分别附在两只耳朵上,吐着舌头,学起狗叫来,吓得我们掉头就跑。看着我们惊慌的样子,东生捧着肚子大笑起来。笑过后,东生说:“看来,你们都是胆小鬼。我家大黄才不这样叫呢。”端午尴尬地笑了笑:“东生逗你们玩呢,你们跑啥?”

想想也是,东生家的狗是“呜呜”的吼,这个我们已经见识过。于是,我又转过身来,红着脸,跟在东生身后,慢慢往前走。可二秀说什么也不转来,端午只得拉着她一起走。

燕子岩越来越近了,尽管有东生在,我的心还是“扑通扑通”的跳。我听到身边的铜锁也在喘粗气,他还不停地往端午身边靠,我也学着他的样子,想尽量跟端午靠得近一点。

端午说:“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再不用怕了,有东生跟我们在一起,你们还怕什么?”东生回过头来,看了我们一眼,说:“你们放心,有我在,我家大黄不会咬你们的。”

“呜——呜——”还没到东生家门口,那可怕的低吼声就传了过来。一听到那低吼声,我的头皮就开始发麻,腿也迈不开了。二秀吓得更厉害,蹲在地上,“哇哇”的哭,端午怎么拉都拉不起来。

在我们慌乱时,大黄狗冲出来了。冲到我们面前,正要发威,东生把食指放进嘴里,打了一个响亮的唿哨,接着,又喊了一声“大黄”,那狗就收敛了,摇头摆尾地往东生面前跑,还把两只前脚搭在他的肩上,东生也伸出双手,搂住了大黄狗。东生和大黄狗,像两个久未见面的好伙伴,在我们面前尽情地嬉戏,打闹,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待玩耍够了,大黄狗把两只前脚放下来,东生取下书包,放在大黄狗的背上,让它驮着,自己则张开双腿,像骑马样骑在大黄狗身上。

“驾!”东生在大黄狗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大黄狗就驮着东生,摇头摆尾地往家里走。他们进了屋,我们几个还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

 

结识了东生,我们就不再怕大黄狗了。可没过多长时间,东生走了。东生的父亲是个军人,他跟母亲一起,随军去了父亲的部队,家里只剩爷爷奶奶,还有那条大黄狗。

东生一走,大黄狗变得更凶狠了,见了我们就追就赶,像是要把先前没追赶的次数都补回来似的,弄得我们都不敢上学了。所以,每天上学时,总要父母拿着那条长竹根在后面撵。

“我们得想个办法,把大黄狗治一下。”一天上学时,端午对我们说。

“能想个什么办法?”我们怔怔地看着端午。

端午说:“必须得想个办法,不然,我们不被大黄狗咬死,也会被它吓死。”对端午的话,我们都表示认同,但又拿不出有效的办法来。

“我们干脆都不上学了。”一个跟端午一起上学的同伴说。端午摇了摇头:“这个肯定不行,大人不会答应的,他们希望我们将来考大学呢。”

“那就跟大人说,我们怕大黄狗。”另一个大点的同伴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端午说:“这个也不行,我们是男子汉,不能让人笑话。”

我说:“我有办法。”端午转身看着我:“你有什么办法?”

“我把我家的那条长竹根带上,等大黄狗赶上来,狠狠地抽它。”我边说边做了个抽的动作。可没等我把手收回,二秀“咯咯”地笑了:“等大黄狗赶上来,你早吓得没命了,还敢抽它?”铜锁也说:“大黄狗还怕你抽?”

“怎么不怕我抽?那头大犟牛都怕抽呢,它比大犟牛还厉害?”我红着脸,据理力争。

这次,端午没有摇头。他对我说:“这个倒可以试下,你把长竹根带上吧。”

我偷偷取下那条长竹根,盘成蛇样,装进书包里。快到燕子岩时,我把长竹根拿出来,给了端午。

端午手持长竹根,用力向左向右甩了几下,甩出一串“呼呼”的响声来。听着那“呼呼”的响声,端午的胆子壮了,步子也迈得更大了。

“呼呼”声一停下来,“呜呜”的低吼声就响了起来。接着,大黄狗又箭一样射了出来。这次,端午没有慌乱,待到大黄狗来到面前,他挥起那条长竹根,用力向大黄狗抽去。

“噗”。长竹根抽在狗身上,发出一声钝响。狗惨叫着往后退了几步,但很快又向端午扑了过来,而且扑得更凶了,差点跳到端午的头上。端午慌了神,竹根再也抽不到狗身上了。要不是东生爷爷出来,把狗唤回去了,后果不知怎样呢。

 

自此后,端午再也不敢跟大黄狗斗狠了。他说:“得想个别的办法。”

还没等端午把别的办法想出来,他们也走了。上面调整学校布局,观音寺小学只设一到三年级,三年级以上的,要到太平寨小学去读。

端午他们走了,我们雀儿林在观音寺小学读书的,就剩我、铜锁和二秀三个。原来有端午他们挡着,现在,我们要直接面对那条大恶狗了。

这可怎么办呀?

那段时间,我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着。我想,跟大黄狗斗狠肯定不行,连端午他们都斗不过,我们年小力微,更斗不过。像端午说的,得想个别的办法。

可想个什么办法呢?

要说呢,狗是看家护院的,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也是孩子们最好的玩伴,可我们却被狗吓得快没命了,晚上睡觉尽做恶梦,在梦里,经常被狗追得又哭又叫的。

一次,当我一身冷汗地从恶梦中惊醒后,突然想起了那天东生跟大黄狗嬉戏玩耍的情景。在东生面前,大黄狗是那样的温顺,那样的听话,那般的可爱。我要是变成了东生该多好啊。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过了一会儿,我的眼睛又亮了,我不能变成东生,但我可以和大黄狗成为朋友啊。

要与大黄狗成为朋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见了它,我们避之唯恐不及,还怎么成为朋友?

不过,有了想法就会有办法。我跟铜锁和二秀商量,他们也觉得应该这样。接下来,就是怎样与大黄狗亲近了。我说:“要与大黄狗成为朋友,首先不要怕它,这样,我们才能跟它亲近。”

怎样跟大黄狗亲近,我也有了办法。我记起第一天上学,母亲请端午带我的事。开始时,母亲说了许多好话,端午都无动于衷,可母亲说要打枣儿给他吃,他就答应了。枣儿诱惑了端午,狗和人大概也差不多,都有自己的软肋,经不住诱惑,我们拿什么去诱惑大黄狗呢?

“用红苕。狗儿都爱吃红苕。”二秀家曾经养过狗,所以说得很肯定。我和铜锁也觉得有理,再上学时,每人在书包里,偷偷装了两个蒸熟的红苕。

那个时候,我们每家的早餐,都是蒸红苕。

有了红苕,我们的胆子就壮了,大黄狗冲出来时,我们学东生,喊了一声“大黄”,然后,把红苕拿出来,扔一个过去。大黄狗后退两步,警惕地看了看红苕,又看了看我们,大概见我们没有恶意,就走到红苕边,用鼻子闻了闻,闻过后,才张口咬住红苕,慢慢地吃了起来。

大黄狗嘴里吃着红苕,眼睛看着我们,样子不再像先前那样凶了。等它吃完,我们又扔了一个过去。这次,大黄狗没再用鼻子闻了,而是直接用嘴咬住。在大黄狗吃着红苕的时候,我们从它身边走了过去,它抬头看了看,没有吼,也没有追赶。中午放学时,我们又给它扔了两个红苕,相安无事地回了家。

到了第三天,我们上学时,大黄狗已等在路边了。这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也让我们高兴,我叫了一声“大黄”,就将一个红苕扔给了它。待到大黄狗吃完红苕,我准备再扔,二秀说:“等下,我来。”

二秀走到大黄狗跟前,叫一声“大黄”,并伸出一只手,在它头上轻轻摸了一下,然后,把手中的红苕掰出一瓣来,往空中抛去,大黄狗直起两条前腿,张开大口,那瓣红苕就落入到它的嘴中。过了一会儿,二秀又如法炮制,大黄狗每次都能准确地接住红苕。看着二秀和大黄狗的表演,我们笑成了一团。

 

我们不再害怕上学了,因为,我们真的与大黄成为了好朋友。每天上学放学,大黄都会到路口来迎接我们,我们只要喊一声“大黄”,它就摇头摆尾地跑到我们面前。像东生一样,我们也能跟大黄嬉戏、玩耍了,还经常把书包放在它背上,让它驮着。

二年级上学期快结束的时候,下了一场暴雨。那雨从头天晚上下到第二天下午,到快放学时,突然停了。雨停了,但田畈和河里涨满了水,有的路被冲毁了。学校为了安全,提前放学,还让老师分头送学生回家。送我们的是何叶老师。

有何叶老师的护送,我们又变成了几只快乐的小鸟,不知不觉就飞到了燕子岩。我看到大黄在塆头等着我们,就把食指放进嘴里,打了一个响亮的唿哨。听到唿哨声,大黄就摇头摆尾向我们跑过来。

“哎呀,这么大一条狗!见了大黄,何叶老师吓得倒退了几步。我笑笑说:“它叫大黄,是我们的朋友。”像是为了印证我的话,大黄直起身来,把两只前脚搭在我的肩上,我伸出双手,跟它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我对大黄说:“这是我们何老师,你可不能对她凶呀。”大黄朝何老师看了看,接着,又点了点头。何老师有些惊讶:“它还真听你们的话?”铜锁说:“当然啦,要不怎么是好朋友呢。”

二秀说:“只要你叫它大黄,它就跟你亲。”

“真的呀?”何老师笑了,“那我也叫叫看。大黄——”

何老师清脆的叫声一出口,大黄就跑到她面前,用嘴在她的裤脚上,来来回回的蹭着。何老师高兴了,高兴的何老师,脸上放出一道道慈祥的光来,那些光,与西天反射过来的阳光,连在了一起。

何老师为了回应大黄的热情,忙弯下腰,用手在大黄的背上,轻轻地抚摸着。大黄很享受何老师的抚摸,摇晃着脑袋,温顺得像个听话的孩子。

戏耍过一阵,我们要上路了。二秀将我们三人的书包,系在一起,放在大黄的背上,让它驮着。大黄好像比以往更兴奋,驮着书包,跑到了我们的前面,我们有点跟不上,就不停地叫着“大黄”,听到喊声,大黄像个调皮的孩子,回过头来看看我们,看一会儿,又往前跑去了。

暴雨过后,田畈变成了河流,河里更是涨满了水,到处是水流声。有的田埂被水淹没,有的道路被水冲毁,我们只能涉水而行。

走过几道田埂,就到了小河边,大黄停下来等着我们。过桥时,何老师走在中间,用手牵着二秀和铜锁,我和大黄走在后面。何老师说桥有些晃荡,叫我们小心点。把二秀和铜锁送过了桥,何老师又回转来,准备牵我过去。

“嗵。”何老师刚转身,脚下一滑,跌进了滚滚的河水中。还没等我们明白是怎么回事,一支黄色的箭,就射进了浑黄的河水中。

我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但很快就清醒了过来,沿着河堤,哭喊着向下游跑去。

大黄终于追上了何老师,并用嘴叼着她的衣服,往岸边游。大黄吃力地把何老师送到岸边,刚好那里有一棵杨树,何老师抓住树枝,往岸上爬,我们赶到那里,合力把她扯了上来。

何老师上岸,惊魂未定,就对着河里喊“大黄”。何老师喊得撕心裂肺的,大黄也在拼命地挣扎着,想抓住树枝,但没有成功,湍急的河水把它卷走了。

何老师疯了般向下游追去,我们跟在何老师身后,边追边大声呼喊,“大黄,大黄……”

水流太急,大黄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回应我们的,只有一阵阵似是发自地心深处的低吼声:

呜——呜——

访谈

有趣的类书《岁时广记》

最近读了一部经过著名学者许逸民先生整理的关于时节民俗的专题类书《岁时广记》,感觉很有趣味,不仅增加了许多知识,...

完成与开端——从卞之琳的一封集外书信谈起

今年是现代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翻译家卞之琳诞辰110周年、逝世20周年。近日在友人的帮助下,找到关于卞之琳发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