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爷爷

来源:奔流2019年第九期 | 作者:魏子涵  2020-04-01 11:03

我的爷爷,准确的说,是我的姥爷,因为刚学说话时,叫姥爷总是拐不过来弯,只会叫爷爷,所以即便是我现在长大了,有些习惯一旦养成,就很难再改变,一家人也都习惯了。
我的爷爷脾气不好,爱抽烟,爱喝酒,有时腰弯的像一张弓,有时像半个月亮,有时很严厉,有时又很和蔼,发脾气时要打人的样子,心情好时,就拉起弦子唱起戏。
二舅舅家的儿子是比我小半岁的弟弟,他胖乎乎的脸上,一双眼睛占细细的很小位置,有一身的力气。有时爱打我,记得有一次,弟弟打我,爷爷就批评了他,他不但不听还与爷爷对着又吵又骂,爷爷非常生气,上去打他一巴掌,只因为弟弟当时不知道爷爷会打他,后背正好往后倾斜,没想的这一巴掌竟留了五个手指印,弟弟顿时大哭,我明明看到爷爷心疼的眼神,但嘴上却说,棍棒底下出孝子之类的话,为此家人还生了一场气。
有时我惹他生气的时候,也和他吵架,爷爷气的想打人时,我就赶快跑我房间,把门锁上,任他在门口怎么吵我,我就是不开门,我躲在房间,哭着给妈妈打电话说,“这是个坏爷爷,我不喜欢他了,我不要他了,我想再换一个爷爷”。这时妈妈说,又胡说了,尊敬长辈你都忘了等等一堆大道理,最后再说一句,请对我爸爸好一些,否则我会生气的。我顿时感觉,也没那么生气了,毕竟爷爷是妈妈的爸爸,是我的长辈呀。
小学二年级时,那是个夏天,在火车道不远的公园里,我正拿着一把红色小铲子挖土玩,爷爷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一边抽烟,一把看护我,突然,一个人就拿一把水果刀对着我脖子,一只手抱起我,问我要手里的小铲子,那是我最喜欢的玩具了,怎么能给他呢,我又不认识他,他那么大一个人了,怎么会再玩这样的玩具呢,我就一下子吓的哇哇大哭起来,不知道怎么办了。只见爷爷迅速扔掉手里的烟头,一下子站起来,想从坏人手里把我抢过来,这时,旁边乘凉的老人们说,这个坏人是个长期住医院有精神病的人,不要激怒他,把铲子给他,慢慢哄他,让他放下孩子,毕竟孩子的安全最重要,我第一次看到爷爷的耐心,在旁边几个人的帮助下,爷爷就耐心和他说话、劝导,安定他激动的情绪,当他拿到小铲子,就慢慢把我放在地上,自己扔掉那把水果刀,拿着小铲子就跑了,爷爷上前紧紧抱起我,一双手由于紧张还在颤抖着,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安慰我不要害怕有爷爷在,他眼睛里写满疼爱,写满暖暖的亲情,我仿佛一下子知道了什么是安全感。从此,再也没有提出,让妈妈给我换一个好爷爷的事了,慢慢我也就长大了。
如今,爷爷离开我们已经一年多了,清明节时,妈妈会带我回去给爷爷上坟,我也会跪在爷爷坟前,给他磕头,心中默默请求他的原谅,原谅我年少无知,原谅我曾经惹他生气。
我知道,无论多久,我都会想起爷爷,想起爷爷时,想起他的好,思念就会爬满脸颊。

访谈

口述|匪我思存:生活在武汉

作家匪我思存常居武汉,她直言自己比较幸运,生活在一个物业给力、病例少、年轻人多的新社区,因此抗疫宅家的日子仍然...

独家访谈 | 王蒙:“文学是我给生活留下的情书”

作家王蒙 2019年9月17日,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前夕,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授予王蒙等三人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