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地方

来源:奔流 | 作者:张敬浛  2020-03-24 08:19

美丽的地方

郑州市宇华实验学校   张敬浛

 

正楼中间挂着一条猩红的横幅,被风卷起,大有摇摇欲坠之势,连带着上面几个遮遮掩掩的白字,“……百日誓师大会”,也仿佛时刻会掉下来,啪的一下,把楼前的主席台砸个稀碎。

然而这不过是错觉。他斜眼看了看两旁的硕大的灯笼和彩柱,尽管在风中摇摇晃晃,却都好好地挂着。

麦克风响起一阵刺耳的蜂鸣,他捂上了耳朵,旁边传来细碎的抱怨声,和蜂鸣搀在一起,更让人头痛。等这阵蜂鸣过去,主席台上的人又继续说话,说的是什么,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眯眼盯着楼顶发呆。

这一切都滑稽极了,他想。他们被拉出来,坐在太阳下边,听着一群领导老师在主席台上同样汗流浃背地嘶喊。他一眼扫过去,能看到至少十几个人,不顾班主任再三交代,偷偷握着单词本或者错题集,在手臂的小小阴影里喃喃自语。这活动对这些人来说根本就是浪费时间。对他自己来说,好吧,他其实没有那么归心似箭,尽管太阳这么烈,风又带过来洋洋洒洒的杨絮让人气闷,但是一想到要回教室面对那一沓三尺高的书和资料,他就立刻觉得,晒太阳也没什么不好的。

其实不需要老师父母一遍遍苦口婆心地劝说教育,他心里都明白,在这个关口了,没什么不明白的。他只是……胆怯。

他只是畏惧那份必须要付出的痛苦和忍耐,只是蒙上眼,不愿看眼前,也不愿想以后,能逃一刻是一刻。

周围的人忽然全都呼呼啦啦站起来了,他不明所以地跟着站起身,嘈杂的动静中夹杂着麦克风时不时的轰鸣,他没听清,懵懵懂懂地随着大流挪成一长排,顺着人头往前看,最前方站着一座七彩的拱形气球,上面也贴着横幅:“龙门”。

他心里立刻升起一千万分的抵触来。什么东西……太傻了。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搞这种封建迷信的一套?他恨不得立刻从这个现场逃走。

班主任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后边来了,脑门上一层油亮亮的汗,费劲地从人群中挤过来,他看着就觉得热。

“站好队。”班主任停在他身边,喘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背,好像很高兴似的,带着点兴奋说:“去吧,”他指了指那座气球桥,“去求个好兆头,跳远点。”

一年到头也见不到这个沉稳严肃的中年男人有这一面,和蔼得让人觉得陌生,他低下头,一时觉得心尖上沉重了起来。

“……别怕。”班主任突然说,不等他反应,又加了一句,“尽力就行。”说完就又顺着队伍往后挤过去,费劲地把凸出的肚子缩回去一点,看上去有点滑稽。

他却没笑,眼眶里迅速湿热起来,像是有什么快要崩塌了。

尽力就好。不必害怕。他像是终于收到赦免,不必再背着西弗弗斯的巨石。其实一切并没有改变,他明白,他只是需要一个来自外部的肯定和释放。他想过可能要等到避无可避的那一天,可能要破罐子破摔,只是没想到,是总是严厉相对的班主任对他说,不要害怕。

队伍慢慢挪动起来,他抬头看看那座“龙门”,还是觉得很傻。他一边叹了口气,一边却笑了起来,像陡然被贯注了力量,和身边的人一起,向那座门冲过去。

去吧,那是美丽的地方。

访谈

口述|匪我思存:生活在武汉

作家匪我思存常居武汉,她直言自己比较幸运,生活在一个物业给力、病例少、年轻人多的新社区,因此抗疫宅家的日子仍然...

独家访谈 | 王蒙:“文学是我给生活留下的情书”

作家王蒙 2019年9月17日,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前夕,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授予王蒙等三人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