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

来源:奔流2018年第一期 | 作者:刘怡晨  2020-03-18 09:21

我,思
 
刘怡晨
 河南省实验文博学校高三(四)班
在时间的拐弯处
你的影子 无处不在
穿越过世纪的尘埃
因为一种思想 你的光芒一路照耀
在人类精神的花园
你是一片长青的叶子
“I think therefore I am”
              ---笛卡尔
    我出生在一个小城里。每天早上,自行车,三轮车,摩托车横七竖八地把马路塞个水泄不通。小过道里,老黄狗睡在路中央,老人端碗面在自家门前呲溜地吃着。还记得卖甑糕的阿姨会多添两颗枣,小卖部的风扇总会嘎嘎的响。夏天的街边,三五个男人围坐在小桌旁,露出啤酒肚,在烟雾缭绕中吃个满头大汗。当城市里的孩子在苦算奥数时,我正忙着爬高爬低,他们背完宋词五百首时,我还停留在床前明月光。那时的我对金钱没概念,对世界充满幻想。历史是什么?不了解。学习是为了什么?没想过。这些,是我的无知。这个安逸的小城让我少了对世界的期待,剥夺了我进一步了解它的机会。
十二岁的那年,我走出小城,来到了省城。新世界的大门逐渐向我敞开。大城市的陌生与繁华让我不得不去面对人生,开始思索。
一、有教养等同于不能生气?
有次参加夏令营,和几个女生同住一间宿舍。母亲打来电话嘱咐我要友好一些,懂得忍让,宽容。我也一直保持这样的态度。起初,由于彼此的生疏,她们会客气的拜托我帮她们收衣服,或者借用一下剪刀。一星期后,她们对我说话全都变成这样:“××,帮我带个饭回来”“××,我衣服都洗了,借我一件。”“宿舍的地脏了,你扫一下吧。”在她们看来,似乎我对这个宿舍的付出和对她们的照顾理所应当。积压已久的愤怒突然爆发,我大声地质问她们,一改往常谦逊有礼的模样。宿舍脏了,我满不在乎地看着书,借用我的东西,我一口拒绝。奇怪的是,她们的态度又开始变得客气了。团结友爱是我们的传统美德,然而当我们的美德在一个没有同理心的环境里还适用吗?有教养的人得不到别人的尊重,蛮横的人却可以建立威信,这样正常吗?虽然我知道这是我偶然遇到的人性拙劣的一面,但我还是想要知道答案。
 二、虚伪?假面?
我们不是圣人,无法去喜欢身边与自己有着细微关联的每一个人,也总会有一些人和事与我们的价值观格格不入。当你不欣赏一个人,但却要每天面对他时,该如何自处?是坦然的面对自己的内心,拒绝敞开心扉,还是友好地微笑却又保持距离?又或者说当你不喜欢自己的长辈,却又不得不向他请教,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如果是后者,算不算虚伪呢?如今的我们没有八九十年代闭塞的思想和单纯,我们强调个性。但什么才算有个性?坦然的选择前者,直白的表达自己的内心,算不算有个性呢?一时的隐忍,保持合群,是不是就没有个性?我想到了中庸之道,国人奉之,效之。诚然,非黑即白的事物少之又少,这世界多处灰色地带,但到何时,我才能成为这灰色之中的一颗尘埃呢?
 三、爱国?
   网络一天几次的风起云涌,指尖滑动,世界尽在尺寸之间。不同于人人闭口不谈政治的年代,现在的时代人人可以发声。面对一些痛感新闻,有些人敲击键盘,大声喊着爱国,个个都自认为是当代鲁迅,大谈国民的劣根性。一会儿批判现实,一会儿埋怨社会。动动手,转发附议,却不先清醒头脑。治大国如烹小鲜,怎可听风是雨,听雨是风?矫枉过正又是另一个极端。看见不公是让我们保持悲悯,致力正义,看见不足是为了让我们追求完善,永不止息。不满是一个人和民族迈向进步的第一步,若你为抱怨讽刺而生,就是故步自封,世间于你和我将永无桃花源。
     无知可以让人变得愚昧,有知却也可以令人恐慌。我思故我在!青春年少面对繁杂人性有着诸多无解和思考,我是其中一员,思考使我冷静,促我成长。
无论黑暗与光明如何交织,真相与谎言如影随形,我只选择心中阳光照耀的那一面,无论何时,我都将收敛戾气,昂首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