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画报》:民国第一校园画刊

来源:奔流文学网 | 作者:小奔  2021-01-11 09:14

20世纪二三十年代是中国画报出版的高峰期,时政、电影、戏剧、游艺、摄影、收藏等类画报比比皆是,但唯独没有一本主要反映校园生活的画报。

1931年9月5日,《青春画报》在天津创刊,其编辑部设在南开中学校园,编辑、记者也多为在校学生,其内容更是以记录全国各名校的教学活动、社会活动、体育活动及教师、学生对时局变化的看法为主。因此,《青春画报》可谓名副其实的民国第一校园画刊。

《青春画报》为十日刊,每月5日、15日、25日出刊。自第23期起改为周刊,每周三出刊,8开道林纸印刷,共4版。该画报营业部设在天津法租界32号路93号,由位于老西开教堂后中和里的百城书局承印。后接受社会捐款3000余元,自备印刷设备,从第22期开始实现自行印刷。该画报拥有完善的通讯员网络,全国各名校均有其通讯员,画报所刊文章除头版“社评”外,其余均为通讯员来稿。该画报存世时间不长,约于1932年底停刊。

《青春画报》头版除刊登全国各名校毕业生、高材生的照片和广告外,“编者的话”是编读沟通的一个园地,如发布画报改版消息、回应读者提出的问题和建议、更正前几期的错误等。“社评”是该画报的品牌栏目,就社会热点问题发表言论,虽然每篇文章不过千字,但观点鲜明,语言犀利,切中时弊,很能代表民意。二、三版以图片为主,兼有文字,开设有“学生的话”“时髦消息”等栏目,报道各校教学信息,介绍名校特点,交流学生的学习心得等。四版为小说连载和广告,曾刊登凫公的《街头之泣》、老道的章回小说《连理枝头梦》、鸿音的言情小说《霭如的梦》、璞的《被捕——纪念我的好友步魁兄》等。自第23期起开设“体育馆”专栏,由“南开校父”严范孙的孙子严仁颖主编,及时报道华北地区各校的重要体育赛事,配以比赛现场图片,发表各体育名家小传和趣闻逸事。自第24期起邀请北平中央医院医生生景清开设“常识讲座”专栏,发表他撰写的有关医学常识的文章,解答读者在医疗保健方面的问题。

《青春画报》虽是一本校园画刊,但对当时的时局十分关注。

1932年, “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后,《青春画报》立即派驻沪摄影记者李为伟到战斗前线拍摄战况。第22期推出“沪战专页”,以《巨炮轰击杀人无数》《富村闹市尽成灰烬》《流弹击毙逃难人民》《残体裂尸随波飘流》《农民住房尽被焚烧》等图片,客观呈现日军的侵略行径,揭露“日人残暴之万一”,以使民众铭记“这不可磨灭的一页,暴日对我们民族那样无人道的摧残、违背公理的侵袭”,“希望华北同胞观后,一致奋起,督促政府收复失地”。

1931年,日本侵略者蓄意发动“九一八”事变,派兵侵占中国东北。随后,中国政府请求当时的国际联盟派员来华进行调查。1931年12月,国际联盟理事会通过决议,选派英、法、美、意、德五国各一名代表组成国际调查团来华。1932年3月,调查团抵达中国。为此,《青春画报》刊登了十余幅国际调查团到访平津的图片,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国际联盟调查团自命负着维持世界和平的夸大使命来华了,一般肤浅的人认为国联对中日事件要有种公平的判断了。其实不然,他们自命是‘和平使者’,是‘人道’‘正义’‘公平’的代表,但是翻开他们的历史看看,几乎完全是列强经营非、亚二洲殖民地的名人。”所附“风凉话”表示:“国际调查团来华,不是考察中日方面的问题,是来游览中国的名胜!国际调查团来华,各地官员特别欢宴,这一笔靡费,买卖军火去抵抗暴日,够多么值得!暴日的侵占我国,有显然的事实可以证明,而国际调查团还要调查事实,可见得他们所需要的事实绝不是真事实。”还一针见血地指出,调查团的真正目的是“瓜分”和“共管”中国。

事实还是被《青春画报》言中了。1932年10月,调查团公布调查报告书,报告书所认定的事实基本上客观,但报告书中的建议及部分结论却偏离了它所辨明的事实,报告书提出以国际共管取代日本独占中国东北,这无疑是对日本侵略行为的偏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