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流·散文|张广兴:守望

来源:奔流文学网 | 作者:小奔  2020-08-14 10:02

守  望
作者|张广兴
 
庚子年春节,亲历者,终生难忘。
腊月二十三,小年到了。记得,儿子下班回来,拎了一箱苹果、一箱橙子笑盈盈的进了家门,儿媳随后也喜悦而归。这时,一直在厨房忙活的老伴连忙把炒好的饭菜、新炕的烧饼(俗称火烧、小鳖馍),摆上了餐桌,两个不愔人事的小孙女,嚷嚷着“过年啦!”爬上了桌边的凳子,全家开始分享小年的晚宴。
因高兴,平时极力反对喝酒的儿子提议:“爸,过年了,我陪你喝两杯”。老伴也破天荒的说:“喝吧!今儿小年,该喝杯酒”说罢,便把杯子斟满酒放在了桌前。此时,我感到心里暖洋洋的,心想:“妇贤、儿顺、媳孝,孙女承欢,这该是人间最美的天伦之乐吧”我飘然醉享在小年夜的喜庆里。
酒酣,儿子满脸含笑,神秘的附耳告诉我:“爸,今年春节俺不值班了,陪您过个好年”听罢我心里乐开了花。醉眼望着妻子,心想:“哎!这一家倆医生,你们一年到头也没几个休息日,真把你妈累坏了”可又一想:“大春节,医生要都休息,人们若有个三长两短,找谁去,该咋办”于是,自嘲的摇摇头,已有些醉意朦胧。
第二天,我一大早便开始忙活起置办年货的事情。到街上,孩子们爱吃的多买,大人爱吃的也多买,平时不爱吃的也大兜小兜往家里拽。妻子见状笑着说:“怎么,准备把市场搬回来”确实,该买的、不该买的都买啦,好像不花钱似的。俺小时穷怕了,总害怕年货准备的不充沛,担心节日客人多,老亲旧眷到时,让客人感到不热情,凉了亲人的心。更主要的是孩子们今年都在家,难得团圆。
“二十八贴花画”当我把门、窗画贴完。倒杯茶水,准备坐在沙发上,开始寻思还有什么年货没有办齐,盘算着漏买的好去补办时,妻子在厨房准备的炸丸子、鸡块、酥肉、排骨、豆腐的油香,已弥漫了满屋。回想仓房内堆满的水果、瓜子、糖和各种礼品,这时正观看少儿节目的孙女们欢愉的扑来,幸福之感甜兹兹涌上心头。
天不随愿,近时,时常隐约听到巷议:“武汉发生了冠状病毒肺炎死了许多人”先时误传有人乱吃蝙蝠感染此病,后又盛传武汉军运会美军携来,众说纷纭不得真要,缘何而生此疫迷雾一团。只知此病无药可治世界多国有染,死亡率极高,重点人群是中老年人。唏嘘之后因其太远没放在心上。昨天还盛赞高龄逆行武汉的中科院非典专家钟南山累息高铁餐车,今天忽闻,他疫区考察后惊呼:“冠状病毒肺炎,会人传人”顿时,春雷炸响全国震惊,正值春节人流高峰,死亡的阴霾一下子笼罩着人们欢喜的心,过年的激情被迅速降温。
夜里,儿子、儿媳踏进家门就说:“爸,今年我俩休息不成了,武汉发生了冠状肺炎疫情,武汉已封城,我们得参加咱市防阻疫情侵入的检查卡点”饭间,从他们交谈的语气中,感到这次“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比上次“SASR”病毒严重得多。我经历过SASR病毒疫情的防控,知道其危害,心中预感到事态的严重。
二十九灌壶酒,按孩子们的吩咐不让上街,上街必须戴口罩。我想该买桶黄酒,便戴上口罩上街去。街上人潮涌动,也没看出什么别样,只感觉人们购买的节凑好像不似往年悠闲且都戴了口罩很少打招呼。作坊里黄酒卖完了,我只买了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就急忙回了小区。此时,已有带袖标的志愿者,在小区口提醒人们戴上口罩。
晚上,儿子回来,他没多说话,又买回了一包一次性口罩,一小瓶酒精,放在门口鞋柜上,再三叮嘱,尽量不要出门了,出门一定戴口罩。我们知道电视上,已经开始不间断播报武汉和全国疫情数据,这时,我心中已有风雨欲来的担忧、害怕,不再把儿女们的忠告当儿戏,尤其是那不断上升的死亡数据让人汗毛乍起。
年三十,儿媳休息,儿子早早又去上班,说是参加疫情防阻紧急会议,这几天舞钢市已多次组织疫情防阻专题会议,街道上各个小区路口明显增加了志愿红袖标数量且在小区主要出入口新设立了监督岗,有白大挂开始盘查出入人员。年货、食材都已备好,只剩包饺子了。中午妻子张罗了一桌好菜,席间电视不停的播报武汉抗疫情况和全国医护驰援疫区的镜头。儿媳说:“这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传播的很快,全国启动了一级应急反应,舞钢在武汉打工、就读人员较多,尤其是我们小区更多,市里正在排查,我俩都得上单位布控卡点检查,您们千万别出门,照顾好孩子”我和妻子点着头相识无语,小孙女呀呀而语:“妈、我们不哭”。
夜里,儿子回来了,明显很累。吃饭时,我把酒杯拿来给他到了一杯酒,儿子不好扫兴一口喝下。笑着说:“爸,我明天有事,就不陪您啦,您也少喝些”。而后,吃了些饺子就睡去了。大年夜,本该是熬夜的时候,往年儿子常常边看春晚电视边放炮,今年春晚如期播放,可家人再没了往日的兴致,只有不因愔人事的小孙女欢腾一阵便睡了。门外本该是鞭炮连天炸响时,今夜确清静异常,就连汽车的鸣响也出奇的轻柔,各家观看春节晚会节目的声音好像也小极了。这难道不是古老春节的除夕夜,而是山村旷野大雪漫漫的冬夜,我有些茫然,更有些恐惧的感觉扰心。
此时,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百多名三军医护精英,没来得及与家人团圆,正紧急集结登机,去驰援武汉。全国抗疫阻击战帷幕,已骤然在今夜拉开。
大年初一的早上,我搭乘儿子上班的车,前去老家祭祖上坟。下车时儿子说:“爸,您到家别串门,待会我接您早些回去”“知道了”上坟结束一直等到中午,也没见他的身影更没接到他的一个电话。知子莫如父,儿子是八台镇卫生院负责公共卫生的医生,又是党员,疫情闹的这么紧,肩上肯定担子重,定是正忙着工作,忘了这件事,不然不会不打电话来。我无奈只好徒步市区,打的回家。并自我安慰“谁让咱是医生,疫情来袭,天职所在”。
深夜,儿子拖着疲惫的身子悄悄进屋,把妻子、儿媳为其准备在桌上的饺子,一阵狼吞虎咽,那个香,让等待没睡一直站在儿子身边的妻子好长时间没有愣过神,我见状心里想怎么饿成这样?妻子说:“还有哩不够再下些”。儿子放下筷子笑笑“够了,不早啦,您也睡吧”儿子站起时,仿佛想说些什么,但又好像担心什么,没说就去睡啦。从电视里早知道武汉一线的医护人员都是吃的方便面。后来得知,他和院领导忙着准备舞钢高速路口防阻卡点的消毒药物和医用设备,领发镇内设卡值勤人员的用品和服装,忘了吃饭。再说了,正逢大年歇,也没处吃饭呀,饭店都关门,即使有些想开门,疫情一闹也早已关门歇业啦。能啃上一包方便面已是不易,怕方便面也应是逆行人赠送吧,饿肚子很正常。

 

 
电视里,已是连天播报武汉患者死亡和医护人员染病伤亡情况,武汉封城,湖北省封城,形势十分逼人。火神山、雷声山在紧锣密鼓里与死神抢时间。舞钢的逆行者,也已站在了进出舞钢的关键路口的凛冽寒风里,生死不顾,守护着舞钢这方净土,就连各小区也是路口网封,凭证出入了。“愿舞钢安好”我默默祈祷。
初二拂晓,雾露浓重、天寒地冻,天仍在沉沉的朦胧中。我便被儿子轻轻推醒,让开车送他去搭乘医院同志的车上班。怕误了孩子乘车,我便急忙穿衣出门。走出家门,感到周围特别的沉静,许是太静,就连早晨的雾露也格外清冷,如同冰纱般寒冷透骨,使我只得缩着脖子夹臂躬行到车旁。车行路上,几乎没有车辆和行人,儿子神色严肃,想说话但没言语,我也没问,任凭静默伴行。车到白天鹅十字路口,儿子说:“爸,前面往北上坡路滑,我走两步就到,你回去吧”下车时,只见他顺手从后座掐起一摞塑料袋装的厚厚衣服,透过灯光看到儿子携带的是沉重的银白色防阻服,难怪儿子让送他,此时才知道儿子要到一线卡点去执勤。望着路灯树影疏散的灯光里,儿子坚定行走着的背影,听着那脚踏冰凌踏实的清脆步音,感到他从未有过如此坚毅。可没走几步他又折回头叮咛:“爸,千万别再出门,照顾好家人”这时,我已心酸的潸然泪下。儿子,你去一线是你的责任,也是你的义务,这是守望舞钢的平安,也是守望咱家的平安啊,这些道理父母亲都知道,也支持你,咋就不提前告诉我们一声呢。至少我们能给你准备些早点,给你捎带些干粮。因上坡又夹带着太重的防护用品,儿子身影变得有些微躬,但在军人出身我那泪眼朦胧里,好像是儿子战场冲锋的姿态。晨雾正浓,因了他奋力的行走,让灯光在其冲散的雾露间,留下一条长长的影迹,我默地注视着这道影印,直到他消失在街尽头,许久没能回过神来,竟忘记了开车。忽然,有车喇叭响起,我才意识道自己此时正转横在道路十字路口间。
回家途中,我油然生发了许多担心,怕儿子年幼莽撞,遇到问题关键时刻处理不当询了私情;怕他肩太嫩扛不下守护钢城这付沉重担子辱了使命。更担心他无惧无畏去防疫前线会生命不顾------。太多的牵挂担心,太多的后怕,使我泪湿双颊,可怜天下父亲心。
好在,我从儿子急匆匆奔赴守护一线那坚挺背影、踏实的脚步里,看到他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坚韧和自信。看到了他有了男儿生死面前的责任担当。更多的是感到当祖国有难之时,儿子作为医者能首战有我的荣耀,这让我为父的担忧之心,油然萌生了许多骄傲。是啊,国之危难,咱是医者,天职所在、使命使然,生死何惧。
因了儿子、儿媳,都在疫情防控一线,过多的担惊、牵挂。今年春节的年货置办地最丰盛,让人觉得又太单调、更显不足和匮乏。每天宅家的感觉,总觉实在是太清冷、寂静,有种沉闷的焦虑感。看着精彩的电视节目,仿佛没有了往昔的吸引力,变得恬燥乏味。妻子每餐精心准备的那满桌丰盛的佳肴,变得没滋没味,时常唠叨不是太油就是太咸。就连平时娇惯的两个小孙女,也让人感到哭闹烦人。
今年亲人好似相距很远、很远。相见,也只能通过手机视频聊天。他们身着防护服,通身净白本是天使的模样,可确变成了宇航员。除了声音,孙女们怎么也不找不出记忆中爸爸、妈妈的模样。有时脱下防护服,满脸被防护镜压伤的印痕,吓得孩子哇哇直叫,总认为爸妈跟谁干了一仗。我们实不忍看,只能转脸它视无言心酸。为了保护家人安全儿子每次脱衣离岗,都只好忍痛蜗居在医院清冷的办公室隔离,肯吃方便面。家中那丰盛的家宴却成了画饼不能充饥,近在咫尺之距的家,却亦如遥远在海角天涯。
往年的春节太热烈,今年鞭炮初禁已觉淡然,加之疫情袭扰,春节显得格外清冷、寡淡。让人有种胆颤心寒的感觉,抽吧吧的心紧缩的难以舒展。多少次萌生出切块牛肉、挟个猪蹄、煮碗水饺去卡点给儿女送饭的奇葩念头。
往年春节总感到太短暂,今年的春节实在漫长,漫长的让人感到有些厌倦。本来宅家有了足够的创作时间,可偏偏太清静和寂寞让人一筹莫展。就连敲击键盘的手咋也不听使唤,想写的东西更是杂乱无章,满脑子尽是恐惧、担忧和期盼,锥刺的脑汁发酸。祈祷之心绪,如丝竹之乱耳,扰案牍之劳形。
这个春节,作为医护之家,儿女每次离家上岗都似生死别离,凸显凝重和悲壮。让你真实的读懂了报效祖国、回馈社会这篇浩文的真意,品足了作为天使之家饱含的铁血忠职滋味,参透了志愿、奉献、担当的不易。
疫情终于离去,好想呐喊、狂饮、倾诉。然回想起来,今年春节又感意义非凡,它让患者感悟了祖国的大爱无疆,医者天使一样洁白的心灵。使中华民族超常凝聚力得以彰显,让宅家的人们有了安静的思考,对祖国和民族有了更深层次的认同感。
未来,仍有不测风云变幻,作为庶民百姓、医护之家,精忠报国依然甘之如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