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与喝

来源: | 作者:赵付友  2020-06-18 08:40


要上课了,我及早地来到教室。推开教室门,同学们洪亮的读书声让我非常欣慰。
巡视一下教室,突然发现我眼皮子底下的张爽同学趴在课桌上。“老师,她喝药了!”邻座赵倩茹同学看到我用疑惑的眼神在看张爽同学,她立马为其打圆场。
“啊——”我霎时紧张起来,“她为什么要喝药?喝的什么药?他为啥事儿想不开?拨打120没有?”
我还没把话说完,赵倩茹着急地解释说:“说什么呢,她只是小感冒而已,刚吃了两粒治感冒的药,脑袋有点不舒服。”
“原来如此——”我笑了笑,斜视了一下赵倩茹同学,“你怎能这样耍老师?”
听到我与赵倩茹的谈话,张爽同学谈起头,半张着惺忪的双眼望着我:“我困。”说完就又趴课桌上了。
我知道了张爽病情,轻轻地安稳她说:“不要紧,刚吃过药,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我正常讲完本节课的知识点后,就是课堂练习、巩固知识的时间,赵倩茹同学问我:“老师,我说张爽喝药,怎么是耍你呢?”
我微微一笑:“喝与吃是两个不同的词语,语文老师擅长咬文嚼字。”
“请老师再教俺一招儿。”赵倩茹也是笑笑。
“吃与喝有时可通用,有时不能通用。”我进一步解释,“比如,我们平常说喝酒,过去也有叫吃酒的,这时候,吃喝通用;现在我们叫吃饭,很少叫喝饭的,只不过大家习惯叫喝汤的时候多,这时候吃喝不通用。汉字真奇妙,不说不知道。日常生活中,病人服药叫吃药,在人想不开的时候、用药物自杀的行为才叫喝药。无特殊情况下,喝的对象通常是液体,吃的对象通常是粘稠物。当人们说到喝药的时候,往往会与上吊、跳井跳河、割腕自杀等极端行为联系在一起。因此,开始我一听你说张爽喝药了,就马上想到了不测,想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你真太敏感了。”赵倩茹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
“不是老师太敏感,而是今天的学生总是让人太操心;无论哪位同学有个三长两短,当老师的、做家长的都会很揪心的。不是吗?”
“嗯、嗯,想不到老师、家长还这么辛苦。”我一阵推心置腹的话终于给出了赵倩茹同学满意的答案。

访谈

贾平凹:青年作家要有危机感

读者代表魏锋采访著名作家贾平凹。 (作者供图) 你去年送来的《中国青年作家报》我基本都翻阅了,这个平台好。 贾平凹...

试着做撑竿跳,能跳高一厘米就一厘米 ——谈最新长篇小说《暂

文坛长跑健将、著名作家贾平凹日前推出最新长篇《暂坐》,首发于新出炉的《当代》杂志2020年第三期,将由作家出版社推...

作品

奔流散文|李永海:新兵连
奔流散文|李永海:新兵连

置身于中原一座军营绿色的风景中,我像幼苗一样渐渐茁壮成长。 我们这批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