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虫》

来源: | 作者:赵一伟  2020-06-13 15:54


   ——小朋友,其实我们都是虫,知道吗?
   ——哇啦哇啦……
——你们说小昆虫才是虫啊?听老师慢慢给你们讲哈!
   在咱们家乡,有一种小鸟的名字叫“小虫(chòng)子”,我小时候一直叫它小虫子,咱们家乡的广大人民群众现在还是这样称呼它。后来上学了,有文化了,才知道它原来还有一个洋气的名字叫麻雀。
   明白了吧?鸟是虫呢!
  在咱们家乡,有一种爬行动物的名字叫“长虫”。小时候我一直叫它长虫,咱们家乡的广大人民群众现在还是这样称呼它。后来上学了,有文化了,才知道它原来还有一个洋气的名字叫蛇。
  明白了吧?蛇也是虫呢!
  在《水浒》中有这样的话:近因景阳冈大虫伤人,但有过往客商,可於巳干未三个时辰结伙成队过冈。又有:(武松)只听得乱树背后扑的一声响,跳出一只吊睛白额大虫来……
   何谓吊睛白额大虫?
   大致就是“眼睛上翘,脑门上有白色花纹的大老虎”。
   看看,老虎也是虫呢!
   梁山有三位女英雄,第一位,一丈青扈三娘。第二位,母夜叉孙二娘。第三位,母大虫顾大嫂。
   看看,人成了虫了吧?
   大虫,前面讲过,古代指老虎,母大虫就是母老虎。跟现在骂厉害的女人是母老虎一样一样的。有的小朋友说,这是比喻不算?那继续往下看。
   小时候听过一句话“江青是个害人虫”。先前以为是个比喻句,现在再想,原来是一个陈述句。撇开定壮补,主谓宾就是“江青是虫”。
   看看,这回人真是虫了吧?
   还不信?
   早晨妈妈喊你吃饭,你赖着不起床,妈妈骂你“懒虫”了吧?
   你天天跟在哥哥后面,哥哥说你是“跟屁虫”了吧?
   爱读书的你,爸爸夸你是个“书虫”了吧?
   迷上网络,妈妈说你是“网虫”了吧?
……
   昆虫、鸟类、爬行类、兽类、人类,怎么都跟虫有关了呢?“虫”从古代走到今天,它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们的语言不是凭空而来的,语言就像接力棒一样,从先人那里一棒一棒才传到我们手里的。但是古人的语言,随着时代的发展,有多少被我们传承,有多少被我们丢掉?它们的意思又有多少被扩大,多少被缩小,多少被转移,甚至完全失去它最初的意义呢?
   我在跟陕西人的交流中,往往被他们的话惊得目瞪口呆。譬如有一次问路,指路的老大爷告诉我:“端端地走就到了!”什么叫端端地走?同行的陕西人告诉我,端端地走就是直走!特别是到一位咸阳的朋友家,她的老母亲竟然把猪称为“”,我细问,老太太有点不好意思,还以为农民说的话,比较土气,难登大雅之堂。我查了一下资料,原来陕西自古帝王都,陕西话就是中国的官话,被称为雅言。《诗经》《唐诗》要用现在的陕西话——关中方言来读,才算是标准读音。 再譬如,陕西方言中把吃饭叫咥饭,把漂亮叫倭也,把完了叫“毕了”等等等等,竟然在古籍里都能找到出处。因此陕西话就是古代汉语的活化石。
   古人到底是怎样界定“虫”的?我的钻牛角尖的精神又来了——我搬来3.5公斤重的《辞海》。果然,古人用虫泛指一切动物,当然包括人。古人还具体把虫分为五类:禽为羽虫,兽为毛虫,龟为甲虫,鱼为鳞虫,人为倮虫。
   人真真切切的是虫了吧?
   时间到了东汉中期,也就是距今将近2000年的公元100年左右,有个叫戴德的礼学家写了一本叫《大戴礼记》的书,其中一篇叫《曾子天圆》:毛虫之精者曰麟,羽虫之精者曰凤,介虫之精者曰龟,鳞虫之精者曰龙,劳虫之精者曰圣人。此时,人因为优秀,才正式以书面记录的形式被称作“人”。换句话说,也就是在中国古代,是没有“动物”、“植物”这样的分类的,古人把所有的动物都叫做虫。
   分类学其实非常年轻,诞生于18世纪,它的奠基人是瑞典植物学者C.von林奈。林奈把自然界分为植物、动物和矿物三界。从此,才有了动物、植物的称呼。
   我国古老的传统分类,是用草、木、虫、鱼、鸟、兽来概括整个动植物界的种类。这一分类认识在我国最早的一部词典--《尔雅》中比较完整地反映了出来。虽然时间上可以上溯到公元前400年前后,但并没有提及到“人”这个词汇,人还是归为“虫”的一类。 
   小朋友,不要说咱们浩瀚的中国传统文化了,只一个汉字就这么博大精深,随便拈来一个字,就这么深奥有趣。下次老师继续给你们讲哦!
 
作者简介:赵一伟,笔名风之语。喜欢用文字梳理生活,希望用文字散播阳光。驻马店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在《奔流》、《河南诗人》、《大河报》等报刊杂志上。作品《后娘也是妈》获“全国书香三八”优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