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锻凿希望声

来源:奔流文学网 | 作者:孟庆群  2020-05-15 10:34

“嘣、嘣、嘣……”,“嘭、嘭、嘭……”这声音不是抒情曲、不是西洋乐、也不是交响乐、更不是打击乐,而是城里人从未听过的世界上最美好的音乐带有匠人铿锵生存之道的匠心之声!
       这声音曾响遍豫南大地的村村寨寨,古老而又亲切、朴实而又坚毅。它曾给乡村带来希望,给乡人送去生存。至今,仍穿越时空时常响彻耳畔,记忆犹新。
       上世纪七十年代前,我国农村现代化还未实现,吃米粉、吃面、吃豆腐、吃粉皮粉条等仍需石磨这种古老而又实用的传统谷物加工具。我国石磨最早出现在新石器时代,具今已有上万年的历史。一代代先民们就是靠这种实用石器生存繁衍、生生不息。
       用石磨磨面,关键是上下两扇石磨中人工制作的“牙齿”起作用。这种“牙齿”一般长约30公分、宽2公分、厚1公分。开凿锻造这种“牙齿”,石器制作匠人用带有槽条的专用铁锤和一根长约60公分的钢钎,凿击锻造。在铁锤的槽条里安装一个3—4公分大小不等的长条钢块,用这种近似斧头的铁锤不断的凿击“牙齿”、“磨堂”(就是上下两扇石磨中间的凹陷部分,用于存蓄粮食,便于流入“牙齿”进行反复磨压粉碎,使其破碎成粉状。)在不断的锻打凿击制作“牙齿”、“磨堂”的过程中发出的“嘣、嘣、嘣……”,“嘭、嘭、嘭……”的声音,就是锻磨声。
       父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出生在淮河北岸的一个小乡村,和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一样,面朝土地背朝天,生存在社会的最底层。为了改善生存条件,他学会了打蓆、编篓的篾匠活和锻旱磨、水磨、粉磨的石匠活。在那些难以忘怀的饥饿年月里,走遍淮河两岸的村村寨寨,白天给人家打蓆打粮茓、编筐编篮,夜晚点着小油灯三更半夜给人家锻旱磨水磨,换取一星半点粮食或半斗小麦玉米或斤来大豆红薯维持生活。遇到困难人家拿不出辛苦费也就算了,乡里乡亲谁家没有困难啊!
       父亲锻磨最忙的是腊月。那时,过年吃年面,蒸馒头、包饺子、吃豆腐都要靠石磨来磨面粉、做豆腐。一个村庄一盘旱磨、一盘水磨,百十来口子人吃面、吃豆腐,从早到晚人闲磨不闲,家家排队、户户忙乎,这家起了底,那家紧接着就把择好洗净的麦子倒上磨盘,生怕错过了最佳时机,耽误了吃年面。磨一套30斤麦的面,大约需要2个多小时。一天到晚闲不着,石磨也是铁打的,锻一次磨也就可用十天左右。磨一套20多斤的黄豆,也需要2个多小时。磨豆汁的水磨耐磨些,但也只能用十天半月,就要重新锻一次,不然“牙齿”磨平了,就磨不出豆汁的。所以,那时家家磨面,村村锻磨,汇成了腊月过年紧张繁忙曲,烘托了节日气氛,开启了新春希望,传统的农历新年就在这辞旧迎新的温馨繁忙度过。
       锻磨最怕是灾年。灾荒年农民粮食收成不好,没有粮食可以磨面加工。不磨面加工,石磨就闲着,石匠们也就没活可干,没有收入来源,就断了生计。所以灾荒年农村人最害怕,每年都是企盼老天爷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有一个好收成。 锻磨这种石匠活作为生存手段,辛苦劳累十分艰辛不易。虽说高科技技术含量不是很高,但在传统的农耕社会里也算是一项技术活,一般的农村人干不了。锻磨锤拿到手里面对的不是石磨,而是生存的希望。
       在那个现代科技不发达的农村,乡人们只要听到这种声音,就知道这个村里一定有人要磨面,能磨面就说明这个村里有粮食,有粮吃就能生存,能生存就有希望。因此,农村每当听到这种特有的声音,乡人们就无比兴奋,它比世界上任何美好的音乐都好听。不仅愉悦心神,还能企盼生存。既好听又能吃。它是乡人心中的生存之声、希望之声!
       把小麦磨成面,把黄豆做豆腐,这是人类一大进步。它改变了食物的原生态,提高了品质和营养,增强了人类的体质和健康。先人们通过改变食物链和生存条件,不断创造着人类进一步的历史。随着农村现代化的逐步实现,这种古老传统的石磨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了。那种“嘣、嘣、嘣……”,“嘭、嘭、嘭……”的希望之声再也听不到了!但是不要忘了,正是石器制作匠人们的匠心锻击制作声,链接着现代文明,开启了人类希望,同样是永远值得记忆和怀念的!

访谈

作家苗炜:陪孩子读书,是重回理性的过程

【编者按】书房是一个人精神世界的物质呈现,通过书房,我们可以感受到一个人的内心风景。在2020年世界读书日之际,建...

口述|匪我思存:生活在武汉

作家匪我思存常居武汉,她直言自己比较幸运,生活在一个物业给力、病例少、年轻人多的新社区,因此抗疫宅家的日子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