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慕芝仙,樱花谷里玩

来源: | 作者:王付芳  2020-05-09 16:47


 
         “疫情渐消樱仙爽,梦里几回芝麻香。花神祭拜小镇忙,游客集聚警报响。”
 
        奔着花朝节的由头,平舆县一群文人相聚蓝天芝麻小镇,让我第一次见到了张春焕、王春兰,还有陈一明老师的爱人张桂英师嫂(原本我是想喊师母的),雅琴一声声嫂子的呼唤,我只有跟随着称呼了。陈老师并不老,他给我的关心如同长辈,桂英嫂子也很年轻,给我的感觉是温柔、慈祥。而在她们几个眼中,我很淑女。我微笑说自己:“我不说话、没动作时看上去我挺像淑女的,接触久了你们就感觉出我是疯女子了……”
 
        一身白衣随风起,晚樱粉红吸蝶趣。牡丹花下卧才子,靓女俊男紫藤语。走出病区惊花美,遇啥都稀奇。不枉旭儿说我长不大。而最让我依恋的,是和同性文友们小聚时,在一起的嬉闹、无拘束的闲聊。
 
        情系蓝天芝麻小镇,事先给杨永峰主席有约,问他要了门票,听说文友一起,又打电话不要了。陈一明老师在群里发信息,通知大家汇合的地点和时间。却说自己手中无门票。我发信息:“陈老师,你还没票让我们问谁要?大部队马上到了。”陈老师发来信息:“活动地点在芝麻大食堂南侧草坪。我在竹子走廊里等大家。”“露天舞台,不要票”。
 
      我和王春兰、张春焕乘刘运动的车到达蓝天芝麻小镇停车场,下车往樱花谷方向走的时候,保安拦下我们,让我们都戴上口罩,这场疫情闹的……到达陈老师指定的目的地时,已集聚了许多文艺界人士,雅琴已到,见到我就赞美我的着装,说我是一朵自带仙气的白莲花。说的我有点不好意思。人群里我一直不善于表达,别人说什么我多数报以微笑。
 
        我很少主动打听别人的事情,即便交往多次的诗友我对此了解也不多,倒是对陈老师的爱人好奇起来,张师嫂看上去很朴素,也很憨厚,给人一种想亲近的感觉。我好奇的探听她和陈老师的一些事情,陈老师发现了问我们在说啥。我笑笑:“打听您们之间的隐私。”或许是陈老师的诚实让我对她们夫妻不设心防,和她俩说话倒不避讳,想到哪说到哪。
 
 
诗友们互相问候交流,相谈甚欢。我感觉她们该口渴了,到小木屋买件矿泉水让卖家送到诗友们闲谈的地方。陈老师问我多少钱,说让群里报销,有诗友还开玩笑说开电子发票……在我眼中,金钱只是数字,是用来买健康和快乐的,大家健康、快乐就好。
 
     来的文人很多,男士们更多,诗友聚会时见过几面,让我能叫出名字的没有几个,是我个人的原因,对不了解的异性一直是抵触情绪,大家在等,花朝节的序幕却一直不开始。我给杨永峰主席发信息,打电话,找到他问他要了进樱花梦谷的票,把票发给了大家。
 
       我们一行二十多人走到樱花梦谷大门口,大家商量着合个影,无奈门口挂的彩灯线白天看着太乱,进谷让都戴口罩,大家就戴好口罩排好队走进了樱花梦谷。谷中花海诱人,小木屋充满童真,紫薇走廊清幽,风车动漫旋转,小桥流水潺潺,如入仙苑。师嫂成了我们几个今天的专业摄影师,她反复地寻找合适的距离和角度,灵活地瞬间抓拍。张春焕陪我身边,说想沾染我的仙气,师嫂也说和美女合影……一身白衣增添了我太多人缘,让我成了今天女子队的主角。但美丽和高贵与我无缘。
 
        花朝节仪式一直不开始,闲聊中才知让取消了,因疫情刚缓,不易群聚演出,失望只是一瞬间,眼前假山飞瀑,清流激湍,曲栈围栏……美景让我们依旧笑谈。虽然多数不见面,虽然多了口罩之蓝,这是保证人人健康的体现。一场疫情让我们失去了多少踏青的时间,今天难道出来游玩。
 
     我恋樱花簇簇,我念人类辛苦,我惜眼前幸福。伸手抚摸温柔,亲吻花瓣情真。樱树枝条垂水面,千朵万朵压枝低。白樱圣洁不忍触,红妆霞披现汉风,江南小巷油纸伞,如今定格樱花间。
 
      
      我坐在假山后面空旷的草坪上,雅琴蹲在我后面,春兰、春焕靠东而坐,任由摄影师拍摄。我们后面是两颗巨大的樱树――这是仿真的树干,树干上栽种的樱花树却是真的,樱花开的灿烂,红如霞,白似雪。雅琴在我身后,我任性的躺在她怀里,这是姐妹的情缘,让心温暖,给人温馨的感染。
 
        雅琴书写出“……紫藤萝花廊像一个幽深又透光的花洞,花穗披拂在头顶上,仿佛行走在仙境中。一时间,惠风和畅,宠辱偕忘……浅紫色花廊又连接着一条淡蓝色的花廊,接下来又有两个走廊分别布置了油纸伞和小风车。白衣飘飘的馨荷居士,在伞下仿佛白娘子降临,而成百上千的风车迅速旋转,昭示着美好生生不息,无尽循环……”在雅琴眼中,我既像善良的白蛇,又像仙子,真正的我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也说不清楚……
 
        在一架木桥上师嫂给我拍了几张单人照,把大众的我拍的与众不同,满足了我的虚荣心。想着不在乎,想着平常心,其实人还是有虚荣感,这或许就是人的矛盾……
        
        走出樱花谷,我们去了博物馆,博物馆内情景雅琴写的详细:“博物馆展示芝麻的历史、有关芝麻的诗句、歇后语等,有趣的是各种民俗的汇集。小船、杆秤、柜台、桌子等很多物件是真的,但人物、马匹等不可能是真的,那就按一比一复制,形态生动,惟妙惟肖。看到酒馆,就有人坐下举箸,看到商铺,就有人拨啦算盘,还有人配合着当顾客买东西。这些趣事都被人拍照或者录了视频。……为了纪念,嫂子让我在我写的大字前留影,她为我拍照更用心了。为了选取好的角度,她竟然坐在水泥地面上,在场的人无不为之感动。她给馨荷居士和张春焕拍合影,也坐在地上好大一会儿。她是一个极爱干净的人,除了鞋底,全身上下一尘不染,为了友谊却有这种不怕累不怕脏牺牲奉献的精神,难怪陈老师的挚友杨老师说她是全平舆最贤惠的女人!”……
 
        有些事印心底,有些人记心里,不表达,不代表不感激。我们慕名而来,尽兴而归,收获了满满的情谊,释放了疫情带来的压力。健康着我们各自的身心,为假日之后更好的奉献充盈着精力。
 
                                                                                                                                                                                      2020.4.7.6:58

【作者简介】王付芳,大专毕业。笔名尘荷,网名荷花魂、凡尘云、馨荷居士。2009年开始网络诗歌、散文、散文诗、小说创作,写文字只是自娱自乐。是一位“单纯女子在河南,八时之外耕玉田”之人。曾出《失色年轮》诗歌集和《尘荷心雨》散文集两本书。现在是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会会员。

访谈

作家苗炜:陪孩子读书,是重回理性的过程

【编者按】书房是一个人精神世界的物质呈现,通过书房,我们可以感受到一个人的内心风景。在2020年世界读书日之际,建...

口述|匪我思存:生活在武汉

作家匪我思存常居武汉,她直言自己比较幸运,生活在一个物业给力、病例少、年轻人多的新社区,因此抗疫宅家的日子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