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室”与“扫天下”辨

来源:奔流文学网 | 作者:吴岸杰  2020-04-23 15:28

 

 

历史上陈蕃的一句大丈夫处世,当扫除天下,安事一室乎”,曾引来许多赞誉,也引起了“一室不扫,何以扫天下”的争议,宋代诗人杨万里曾写《读陈蕃传》,对少年陈蕃的“不扫一室”提出了批评。诗云:“仲举高谈亦壮哉,白头狼狈只堪哀。枉教一室尘如积,天下何曾扫得来?”

考量双方的观点,似乎都有道理。

一方认为,“扫一室”是小事,“扫天下”是大事。干大事要从小事做起。如果连区区小事都不愿做或不会做,怎样能够干大事呢?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涓流,无以成江海。虽说登山采玉,下海探珠,各有志趣,但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必须经过不懈努力犹如登山,只有脚踏实地,一步一个台阶,一步一个脚印,才能到达光辉的顶峰。生活中,我们时常看到一些人谈理想,谈志向,慷慨激昂,滔滔不绝,但在实际工作中却眼高手低,碌碌无为。这样的人,只能是“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到头来一事无成。由此看来,杨万里对陈蕃的批评可谓一针见血,击中要害。

另一方认为,一个人个人卫生保持的好,大多数情况下可以肯定说这个是个认真严肃谨慎的人。但是,仅凭一个人的个人卫生不好,武断地认为这个人肯定对待工作不认真,也是不对的。举个例子,面对爱因斯坦,我们能否说:你连头发,胡子都“理不顺”,“理顺”时间空间物质能量之间的关系?还有,牛顿也是个邋遢糊涂闹不清什么场合该穿什么衣服的人,不过人家偏偏弄明白了“苹果为什么会掉到地”。“王羲之坦腹东床,王猛扪虱治天下一个连身上虱子都没扫干净的人,居然把天下给扫了,这说明做人应该将主要精力投入到自己的事业中去,而不应该精力到分散与事业无关的地方。不扫一室,也能扫天下。

细推敲,双方的观点都失之偏颇,都没有辩证地看问题,而是把扫一室与扫天下对立起来,割裂开来了。正确的态度应该是:

首先,扫一室与扫天下,是做大事与做小事的关系。我们鼓励人们凡事从小事做起,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一丝不苟做好身边的事情,积小成大,集腋成裘,而后成其大业。正是千千万万默默无闻做“小”事的人,为社会增加了正能量,为人民积累了财富,为国家增了砖、添了瓦。

    其次,对人的激励方式要因人而异。对于懒惰而眼高手低的人来说一室不扫,何以扫天下是对他最好的鞭策对于勤奋的人,对于言必行、行必果的人,对于有做大事之志向、又有做大事之能力的人,则一定要激励他们把力气用在最需要做的事上,在为扫天下而努力奋斗时,不能让生活的小事阻挡前进的脚步决不能每一室都要扫,该扫天下的时候就不要扫一室

其三,一室与天下是两个不同的整体,不是简单的属关系不能浅显把两者归结为整体与部分的关系。两者是相互独立的,扫一室扫天下没有直接的影响扫一室”不是“扫天下的必要条件

    其四,人民群众创造历史,杰出人物推动历史。人,有善扫一室者,有善扫天下者。扫一者,天下人皆可扫天下者,天下几人非要善于扫天下的人去扫一室,可能他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扫天下好钢用在刀刃上,我们要让善扫一室和善扫天下者各得其所。

    我们大部分人都是扫一室的“小人物”,姑且致力于蚕茧蛛丝、蚁封蚓结之经营,做好修身,齐家“小”事,心中留存龙吟虎啸、龙翔凤翥之气概,待我们有了扫天下的能力和机会,再做治国,平天下”的大事。

 

吴岸杰,男,平舆县西洋店镇人,平舆县地方史志办公室主任,《平舆县志》(1988~2000)主编,驻马店市作家协会会员。曾任平舆县商业局副局长、平舆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著有散文集《拈一指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