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陈州过客

来源:奔流文学网 | 作者:张向前  2020-04-22 09:42

 

历史悠久的淮阳,亦称陈州,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古往今来,多少王侯将相与文人墨客摩肩接踵穿梭往来,在这块厚重深远的大地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脚印,也为这块热土增添了人文厚度与精神向度。此刻,我就站在陈州的土地上,一种过去与现实,熟悉与陌生的交织感涌上心头。淮阳学礼的匿者张良、卧治淮阳的太守汲黯、两贬陈州的知州晏殊、三复陈州的名将岳飞、义士相救的刺史李邕等,他们行色匆匆,无视我的存在,在眼前顾自径行,奔着远方去了。于今天而言,他们是历史的过客,也是陈州的过客。
 
淮阳学礼的匿者张良

淮阳,于张良而言,他是逃匿着来的,也是逃匿着走的。

诗人徐志摩说: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文字是浪漫的,张良却没那么多的矫情,他悄悄地,甚至有些仓皇地逃向这里。说是“今累累若丧家之狗”,似乎也不为过。十三年后,他同样仓皇地逃离这里,奔向下坯。

张良是当时的韩国人,其祖父张开地是韩昭侯、韩宣惠王、韩襄哀王时期的相国,其父张平是韩厘王、韩悼惠王时期的相国。年轻的张良尚未及仕,相韩多年的父亲张平就去世了。当秦国灭掉韩国的时候,二十出头的张良感觉天都塌了:国破家亡。他感觉,这一切都是秦所赐予。仇,是一定要报的,张良不会忘记,也无法放下。找秦报仇,成为张良此时考虑的唯一目标。隔着两千多年的时光,仍能感受到张良心中复仇高燃的炽焰呼呼向外冒,目眦欲裂的样子。

他强压住仇恨,仁义地遣散三百家僮,给每人发放路费及一些生活费用。简单埋葬了刚去世的小弟,变卖完家产,揣好钱,他就上路了。

上路,是为了寻找方向。思索之后,张良决定南下楚国旧都淮阳。之所以来到淮阳,是因为这里位处南北要冲之端,人物社情流杂,长期以来一直是块反秦热土,可以伺机寻找机会。

淮阳,就像一张裹天席地的大幕布,将张良的世界包裹得严严实实。

张良在淮阳拜了一位老师,学习礼乐射御书数六艺。这位老师是谁,有何背景及过人之处?或许是没有什么大的名气,史书上没有见过多痕迹,仅用“淮阳学礼”四字轻轻一笔带过。他当年究竟学了些什么,学得怎么样,取得过什么成绩,参加过什么样的活动,做过什么样的事情……都淹没在风尘里眇无可寻。十余年里,他应该学到了人生的基本技能,诸如立身、处事、修为、人格等。他是否也开始热衷于黄老之学,淡化心中的烈焰红尘。后来他辅助刘邦成功夺取天下,及至功成身退,道存则隐,淮阳的隐逸学习或许打下了坚实的根基。

在淮阳,张良还精心策划了另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尽管是在三川郡阳武县博浪沙(今原阳县城东)实施的。受燕赵壮士荆轲刺秦的启发,张良时刻准备着把这样的故事再现一遍。

机会终于来了。公元前218年的春天,张良表情静穆肃然,与找来的沧海大力士,一动不动地潜伏在驰道旁侧,死死盯住远方。尘土飞扬之处,一队浩荡车马奔涌而来。神经高度紧张的张良松了口气:苦心积虑的等待和谋划,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刻。

他看了看身边健硕魁梧的力士,还有力士手中那柄重达百二十斤(合今60斤)的铁椎,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有心人,天不负。他觉得一切都将水到渠成。

秦始皇的车马越来越近,张良感听见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声。静默突然被打破。瞅准时机的沧海力士,陡然跃起。张良感觉自己就像是那柄百二十斤的铁椎,被人生生地掷了出去。孤注一掷的铁椎衔恨而起,在空中划下一道优美的抛物线之后,咣……一辆装饰华贵的马车应声而碎,瞬间被砸得稀烂,殷红带暗的鲜血缓缓淌出。瞬间虚脱,自以为得手的张良乘乱钻入芦苇丛中,迅速地逃离了现场。遗憾地是,力士铁椎砸中的竟是皇帝的副车和替身。可惜,张良经年之计,废于一旦。

已有防备仍然遭袭的始皇帝大怒,下令进行为期十天的全国大搜捕。

“椎击案”一锤惊天。事后检视思忖,张良后背直冒冷汗:这是这辈子自己干过的最血性、最冲动,最冒险,最没有把握却又最不明智的一件事。假若不测,哪有后来“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留侯、谋圣?假若不测,急得团团转的肯定是太史公司马迁,没有张良参演的这段承前启后的历史,该是多么无趣又无聊。

淮阳是呆不下去了,张良乔装打扮,在夜色的掩护下,逃往下邳。

再过十余年,物是人非,换了人间。天下由大乱走向了大治。与韩信、萧何并称“汉初三杰”的张良气定神闲地站在了朝堂之上。

从帝者(秦始皇)寇,到帝者(汉高祖)师,再到帝者宾,张良如此三角色,似乎都与淮阳有着或多或少或明或暗的关联。
 
卧治淮阳的太守汲黯

汲黯是被抬着来淮阳的。

他的身体一直不太康健。他的最大理想,就是在朝中当个不大不小的谏官——他知道,谏得对与错,汉武帝都不会跟他计较的。是那种心里确实不愿意下到地方去任职的官员。可惜,他想多了。

武帝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淮阳及楚地一带私铸五铢钱者比较猖獗,官钱私钱不分,货币流通失衡,市场交易秩序混乱。若不及时制止,可能会引起社会动荡。深知后果严重的汉武帝非常重视这个问题,决定选派一个有政声能力强的贤臣去解决这一棘手问题。扒拉来,扒拉去,他觉得还是那个有点憨直的汲黯最合适。他知道汲黯曾在那一带治过水,放过粮,深受百姓爱戴。于是,汉武帝命人起草诏书,任命汲黯为淮阳太守,前去治乱。

朝堂下,汲黯拜伏于地一动不动,一言不发,就是不肯接诣。汉武帝再说,他竟然哭了,像个妇人一样哭哭啼啼:“我原来自以为死后,尸骨将被弃置荒草乱堆丛中,再也见不到陛下了。没承想,陛下念起微臣的好来,再次召回启用微臣。我向来身体不好,常有这病那病的,体力不逮,难以胜任太守之职的辛劳。我希望当个中郎,出入宫禁之门,为您谏言过失,补救缺漏。这就是我的愿望。”

他说的是真心话。可汉武帝不愿意:你就别再嚎啦。今天派你去,是顾念到淮阳这个地方官民不融洽,想借重你在那里曾有的威望治理淮阳。我相信,你到淮阳后,就是高卧在床,也能把淮阳这个地方治理好的。难不成,你是看不上淮阳郡太守这个职位?别纠结了,去吧。把问题解决了,过些时候我会召你回来的。

在汉武帝恩威并用的说教下,汲黯无奈,只得勉强答应下来。

离开朝廷之前,他去探望
大行令李息,说:“我被外放到地方任职,不能呆在朝中,参与朝廷的议政了。可是,御史大夫张汤奸诈狡辩,让人放心不下啊!他的最大缺点是逢迎唯上,不考虑朝廷大局,不顾念百姓生死。一件事不论好与不好,他只是一心去迎合皇帝的心思。陛下不需要的,他就顺其心意毁损;陛下乐意的,他就跟着吹捧拥戴。他想方设法捣鼓是非,搬弄法令条文,用以承接陛下的旨意。在社会上,拉拢为害社会的官吏来壮大自己的势力。鞭长莫及,我在淮阳是不能监督克制他了。您位居九卿,若不及早向陛下进言,离乱拨正,您和他将来都会惹上祸事的。”李息深知汲黯是好心提醒他,但因心里惧怕张汤,始终不敢向汉武帝进谏。后来,张汤果然身败名裂。汉武帝得知汲黯当初对李息说的那番话后,亦判李息有罪。可见,汲黯识人看问题笃论高言。

汉武帝慧眼识才,汲黯也确实能干,没有辜负皇上的期望。他到准阳上任后,不到一个月,就处理了前任遗留下来的二十多起积案,并规定:百姓进衙告状,任何人不得阻拦,可直接到他病榻前,当面陈述;他还经常微服出访,体察民情。看到不平的事,碰到无理取闹的,就停下轿子,当场了解协调。他还顺藤摸瓜,由一些细微的线索访查,大力惩办贪官污吏,罢黜无能官佐,任用廉洁之士。专项查办、处决私铸五铢钱的要犯,清除劣迹斑斑的衙役……这一切,使准阳的社会风气大变,官民关系很快和解。

汉武帝很赏识汲黯的政绩,诏令他以诸侯相的身份驻扎淮阳郡。这一驻就是七年。在他的治下,淮阳郡政治清明,人民安居乐业,一片和谐。
汲黯去世后,当地人为了弘扬他的美德,在太守府院内兴建了“卧治阁 ”,感恩他的清明。据说,“卧阁清风”是古淮阳十景之一。

宋朝的大诗人
苏辙《寄题密州新作》诗中说:“谢安未厌频携妓,汲黯犹须卧理民。” 一贬一褒,一抑一扬,可见苏辙对于汲黯的肯定与激赏。
 
两贬陈州的知州晏殊

晏殊是飘着来淮阳的。

他就是陈州天空的一朵云,悠哉游哉地流动。

尽管一贬二贬,晏殊始终是带着一颗闲适的心来到这片水域美景之地。当然他本身也是一个豁达乐观随遇而安的人。

终其一生来说,晏殊应该算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他从小聪明好学,5岁就能创作有“神童”之称。十四岁以神童入试,赐同进士出身,命为秘书省正字,后来官拜宰相,以枢密使加平章事,可谓尊荣有加。可是,谁又能一生顺畅,没有一点儿挫折和倒霉的时候?晏殊自然也不例外。他的霉运,与民间传说“狸猫换太子”的两个女人分不开:一个是生太子的李宸妃,一个是换太子的太后刘娥。太子就是后来的仁宗皇帝。现实不像小说戏剧中那样残酷。太后与李宸妃相处还算和谐,没有那般你死我活的斗争。李宸妃死后,太后刘娥还将其按皇后的规格加以厚葬。

一贬陈州是因为太后刘娥。那次,太后(即刘娥)拜谒太庙,有人奏请太后穿衮冕拜谒——就是只有皇帝才能穿的衣帽服饰。当时垂帘听政的太后想穿却拿不定主意。毕竟,封建社会的等级制度森严,之前没人僭越过。于是,她动了个小心思,把这个看似棘手实则简单的问题抛给了晏殊。晏殊也是实诚,他没有也不会去揣测太后的委婉意思,而是认真地引经据典,搬出有关规定条文,讲解一番之后,直接下结论说:这不合礼仪。不是软钉子,而是碰了一个尖锐的硬钉子。太后很不爽,却又不便发作,只有在心里给晏殊记了一笔小帐。事隔不久,因了个小小的缘由,太后顺势就摘了晏殊的顶子,罢了晏殊的丞相职,让他以尚书衔主政亳州,后又迁徙到陈州去了。

二贬陈州是因为李宸妃。庆历四年(1044年),李宸妃,即宋仁宗的生母去世,朝廷安排晏殊写神道碑。当时太后把持朝政,宋仁宗尚不知情。谜底未揭,晏殊焉能自作主张?他只能按当时表面的“事实”写。后因他事引发矛盾,谏官孙甫、蔡襄以“宸妃生圣躬为天下主,而殊尝被诏志宸妃墓,没而不言”及“殊役官兵治僦舍以规利”为由,联名弹劾晏殊。本就对自己身世敏感的宋仁宗伤疤复揭,心头恼火,随即罢免了晏殊的宰相之职,贬以工部尚书衔知颖州。1048年春夏之交,又以礼部尚书徒知陈州。虽觉有些冤曲不爽,但晏殊没有多说,乐呵呵地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在陈州任职时,晏殊住的是原知州张咏的西园。园子不大,却有流芳、中燕、流杯、香阴、环翠、洗心、望京七个亭子,还有吟风阁、望湖台。视线之内,一片湖光山色相映。介于清思堂、中燕亭之间有一片隙地,其纵七八步,其横南八步,北十步,以人迹罕践,有莎生焉。莎,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也叫香附子。晏殊叫人专门移植了香附子,生长得茂盛翠绿。远观近坐,园子都清幽素静,颇有光风四泛,纤尘不惊的雅致。晏殊自己则怡然自得,偃藉吟讽,无施不谐。于是“宰相词人”的兴致如钱塘潮水,逆行而上,无限高涨,提笔挥毫间,一首《浣溪沙》应时而就:

小阁重帘有燕过。晚花红片落庭莎。曲阑干影入凉波。 

一霎好风生翠幕,几回疏雨滴圆荷。酒醒人散得愁多。

空中燕子的穿飞,地上落花的飘坠,水里阑影的投映,疏雨飘洒新荷的细声之中,静静地凝望、注视,一双神闲气定的目光之下,是一副何等闲静的心境。酒醒人散之后,一丝朦胧的轻愁像细雨微风一般,洒落在自我张扬的莎草之上,轻轻摇晃。

东园何所乐,所乐非尘事。

野竹乱无行,幽花晚多思。

间窥鱼尾赤,暗辨蜂腰细。

树影密遮林,籐梢狂罥袂。

潘蔬足登膳,陶秫径取醉。

幸获我汝交,都忘今昔世。

欢言捧瑶佩,愿以疏麻继。

这是晏殊在陈州与当地文人诗友来往,即兴写的一首诗,题目叫《和王校勘中夏东园》。景美、事乐、饭香、酒好……天上的白云静思,水中的锦鲤欢游,动静安然之间,晏殊兴之所致,仿佛置身世外桃园,有些忘乎所以了。
 
三复陈州的抗金名将岳飞

岳飞是率领部队攻打过来的。

陈州,只是岳飞率军北伐取胜的一个驿站。

“直捣黄龙,与诸君痛饮”。抗金名将岳飞说这话时豪气干云。他屡次与金兵作战,屡战屡胜。可惜,十年之功,毁于一旦,让人扼腕叹息。陈州,与颖昌、郑州、洛阳等地,都是岳飞北伐路上的重要城池。历史上,岳飞曾三次收复陈州。

绍兴十年(1140年)六月,岳飞继续挥师北上。这是岳飞一生第四次北伐。按着原定的计划,他最先要攻打的目标是颍昌城。驻守在颍昌城的是金军将领韩常,之前他带兵攻打顺昌城,结果被宋军刘锜部杀败,无可奈何之下,他才退守到了颍昌城中,想要在这里整顿兵马。没想到岳飞的军队把矛头对准了他,派摩下主要的将领张宪等人,前去攻打颍昌。结果,打得韩常最终只能放弃颍昌,带兵退到了陈州。

岳家军乘胜追击,不让敌人有片刻的喘息之机,接着继续攻打陈州。这次岳飞的部署是全方位的,不管韩常跑到什么地方,都在岳家军的攻击范围之内。韩常的部队在陈州还没立稳脚跟,岳飞派遣的牛皋和徐庆的部队,与张宪会师,兵贵神速地杀往陈州来了。战斗力极强的岳家军,再次出现在了韩常面前,要与他对垒厮杀。

在离陈州还有十五里的地方,岳飞派来的部队遇到了一支约三千人马的敌军。两军相遇之后二话不说,当即打了起来。金军不敌,且战且退,最后战也不战了,纷纷后退,撤入陈州城里面。张宪因此分兵攻城,但还未打到城中,敌人的援军便出现了,金军另一精锐部队以及从开封前来的援军抵达了陈州。

看起来,敌人很不甘心。他们把部队集全在一起,有条不紊地在陈州郊外摆下阵势,浩浩荡荡,看上去十分威武。但他们的阵势吓不到“岳家军”。张宪等人的部队根本不去看他们的阵势有多么吓人什么的。两军相遇之后,“岳家军”擂鼓震天,士兵们二话不说,个个奋勇争先,人人呼喊冲杀。张宪、牛皋、徐庆、傅选等人率部从四面八方冲杀过去,瞬时把金军的部队打得阵脚大乱,首尾不能兼顾,一场混战。不得已,眼看无法取胜,金军只得连连后撤,一直退到陈州城里面。

“憾山易,憾岳家军难”果真是名不虚传。惊魂未定的金军将领,看着岳家军这样骁勇善战,觉得躲在城里也不安全。此地不可久留。金军立即收拾军械物资,匆匆忙忙弃城逃跑。

宋军部队连夜入城。这也是岳飞第三次收复陈州。一年半之后的绍兴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1142年1月27日),秦桧、万俟卨等人根据“上意”:岳飞特赐死。张宪、岳云并依军法施行,令
杨沂中监斩,仍多差兵将防护。尽管当世另一抗金名将韩世忠忿然质问奸臣秦桧:‘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一代抗金名将岳飞还是在大理寺狱中被杀害,时年39岁。可谓壮年而殁。

岳飞的死讯传出,陈州的百姓们都为之哭泣,深为岳飞的冤曲鸣不平。

当地人非常感念岳飞收复陈州的功德,很早就在太昊陵里建了岳飞观,专门祭祀这位著名的抗金名将。岳飞观为明代建筑,单檐硬山式殿房。殿前为卷棚式过厅。殿前跪立秦桧、王氏、万俟卨、王俊、张俊五奸佞。正殿横匾为岳飞手书的“还我河山”,其下岳飞塑像威风凛凛,英姿不减当年。

楹联曰:      
         
朱镇壮声威想当年痛饮黄龙誓恢复河山半壁,

丹心贯日月到而今名留青史应享祀俎豆千秋。

再曰:

蓬头垢面跪阶前想想当年宰相,

端冕垂旒临座上看看此日将军。

三曰:

人心愤慨抗敌何辜百代丰功谁能没,

巨奸弄权爱国治罪千古奇冤莫须有。

精绝的楹联很多,不敢再列了,恐有掉书袋之嫌。

陈州人始终没有忘记岳飞,对他的纪念也亘古未变。除了平时的享祭,每年的正月初五,大家都会自发地前往岳飞观,围着奸佞转一圈,用手击打铁质的跪像,俗称“打秦桧”。数百年来,五个铁铸像已被拍打得光光亮亮。可见,民众对这帮奸佞残害忠臣良将的愤恨心情。进得殿来,人们庄重地摆上祭品,燃点香柱,神情虔诚地祭拜将军,表达千百年来素有的尊崇敬仰。

乾坤朗朗,天日昭昭。


义士相救的陈州刺史李邕

李邕是磨磨蹭蹭来陈州的。

开元十一年(公元723年)冬天,李邕由海州刺史迁为陈州刺史。官职没升,薪资也没有涨,不过是平调而已,哪有心思风风火火赴任。
陈州任上的李邕有心资助了诗人李白,却也因事被素不相识的义士孔璋舍命相救。

游侠的诗人李白来到陈州时,恰巧是与他有一面之缘的李邕在此任刺史。之前,李白曾在渝州拜见李邕,见其棱角锋芒,李邕让宇文少府接待了他。感觉受到轻慢的李白,自信自矜地写道:“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后来,比李白大23岁的李邕读到了此诗,也觉得孺子可期。

生性洒脱的李白,一路纵情游娱,扶危济困,钱财如网中之水,遗漏处处。加之他本来也不善理财,游玩至陈州时,已经囊中羞涩,无以为继了。无奈之下,李白准备忍痛卖掉家传宝剑和新制的鷫鸘裘衣。正当李白一筹莫展之际,天上掉下了个馅儿饼,直接朝他的头上砸来。

原来,李白陷入困境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李邕耳中。也许是文人相亲,也许是爱才惜才,李邕专门差人送去三千文铜钱,解除了李白的燃眉之急,帮助李白度过了难关。二十多年后,李白与杜甫在东鲁漫游的时候,相偕同去济州拜访当时驰名天下的文章家、书法家
李邕。说起往事,两人哈哈大笑。后来,心狠手毒的奸相李林甫构陷他人,责令他的两个爪牙驰往山东,将与之有牵连的李邕、裴敦复“就郡决杀”。李白闻之,愤怒之极,大呼:“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君不见裴尚书,土坟三尺蒿棘居”。如此看来,李白激愤填膺,也不枉了李邕对其的资助爱惜之心。

两年后的公元725年,唐玄宗泰山封禅回归长安,车驾路过汴州。汴州离陈州不远,正在陈州刺史任上的李邕觉得这个机会不错,急急忙忙从陈州赶过来谒见皇帝。他是有准备而来的,接连献上几篇辞赋。献上的是什么辞赋,什么文字内容,在浩如烟海的史书里难觅踪迹。结果是皇帝看了以后觉得不错,赏识他的忠心,也很赏识他的文字。当然,口头上就夸奖了他几句。要说,这也是皇帝嘴边的事,一时的即兴之语。但没有受过皇帝表扬的李邕,血压一下子就涌上来了,得有180毫米汞柱。脑子一下子也烧起来了,得有摄氏40度以上,本来就有点不谦虚的他就更有点飘飘然,遂当众夸口,说什么凭自己的才华“当居相位”之类的糊涂话。当时他只是一个陈州刺史而已,离相位还差好几个级别呢。后来的事实表明,李邕终其一生,也没有达到这个级别。他当时这样自吹,未免有点不知天高地厚。有好事的人就借机传开了。传来传去,这话就传到中书令张说那里。张、李二人一直不对付,这个话刚好在张说心里打了个结。不久,恰好有人告李邕在陈州任上贪赃枉法,擅自挪用公钱。张说将旧账端出。两笔账一块算,下狱审判,最后定刑:罪当死。

正在这个生死攸关时刻,斜刺里杀出一个打抱不平的人:许州人孔璋。只是知道李邕这个人,而与李邕素未往来的孔璋,以布衣身份,写了一封奏疏,上书玄宗皇帝要救李邕。“开明之主举用能人而不计其过错,取其才能而不问其行为……臣下见陈州刺史李邕,刚毅忠烈,临难不以不正当手段求得免祸……臣听说士为知己者死。臣不被为之而死的人所知而甘于死的原因,并不是特别爱惜邕的贤能,而是为了成就陛下爱惜才能的德行。”奏疏写得情理交融义薄云天,表扬了李邕,表扬了玄宗,表扬了孔璋自己,最后感动了皇帝。结果是仁慈的玄宗免去了李邕死罪,贬为钦州遵化县尉。假如没有这个许州人孔璋冒死相救,就不会有后来仗义疏财的北海太守,也不会有以文章、书法、碑刻“三绝”闻名天下的李北海了。

遗憾的是,那个叫孔璋的许州人流配岭西(现今广东)而死。不是为了朋友两肋插刀,是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犯罪官员仗义执言。一名不钱的一介布衣,心中的那么个“义”字,是何等地深远崇高。他是一个真真正正忠肝铁胆的义士。

只是,这两个以生死相交的人始终没有见上一面。设若李邕知道了这个救命恩人的结局,是否愧疚悔恨。

尽管李邕在陈州遭遇了巨大的挫折与不顺,但他对陈州这块土地一直怀有很深的情愫。后来,他在《岳麓寺碑》、《东林寺碑》等文字中,落款题名特署“前陈州刺史江夏李邕文并书”。陈州在他心里的位置和分量,可见一斑。
 
 
作者简介:张向前,笔名阿若,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任河南省散文学会副秘书长,“河南散文”微刊主编。作品散见《人民文学》《中国青年报》《解放军报》《湖南文学》《散文诗世界》等,并多次入选中国散文年度精选。著有《难以忘却的空战》《鞍马尘》《屐痕处处》《秋水长天》。
 

 

 

 

历史悠久的淮阳,亦称陈州,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古往今来,多少王侯将相与文人墨客摩肩接踵穿梭往来,在这块厚重深远的大地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脚印,也为这块热土增添了人文厚度与精神向度。此刻,我就站在陈州的土地上,一种过去与现实,熟悉与陌生的交织感涌上心头。淮阳学礼的匿者张良、卧治淮阳的太守汲黯、两贬陈州的知州晏殊、三复陈州的名将岳飞、义士相救的刺史李邕等,他们行色匆匆,无视我的存在,在眼前顾自径行,奔着远方去了。于今天而言,他们是历史的过客,也是陈州的过客。
 
淮阳学礼的匿者张良

淮阳,于张良而言,他是逃匿着来的,也是逃匿着走的。

诗人徐志摩说: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文字是浪漫的,张良却没那么多的矫情,他悄悄地,甚至有些仓皇地逃向这里。说是“今累累若丧家之狗”,似乎也不为过。十三年后,他同样仓皇地逃离这里,奔向下坯。

张良是当时的韩国人,其祖父张开地是韩昭侯、韩宣惠王、韩襄哀王时期的相国,其父张平是韩厘王、韩悼惠王时期的相国。年轻的张良尚未及仕,相韩多年的父亲张平就去世了。当秦国灭掉韩国的时候,二十出头的张良感觉天都塌了:国破家亡。他感觉,这一切都是秦所赐予。仇,是一定要报的,张良不会忘记,也无法放下。找秦报仇,成为张良此时考虑的唯一目标。隔着两千多年的时光,仍能感受到张良心中复仇高燃的炽焰呼呼向外冒,目眦欲裂的样子。

他强压住仇恨,仁义地遣散三百家僮,给每人发放路费及一些生活费用。简单埋葬了刚去世的小弟,变卖完家产,揣好钱,他就上路了。

上路,是为了寻找方向。思索之后,张良决定南下楚国旧都淮阳。之所以来到淮阳,是因为这里位处南北要冲之端,人物社情流杂,长期以来一直是块反秦热土,可以伺机寻找机会。

淮阳,就像一张裹天席地的大幕布,将张良的世界包裹得严严实实。

张良在淮阳拜了一位老师,学习礼乐射御书数六艺。这位老师是谁,有何背景及过人之处?或许是没有什么大的名气,史书上没有见过多痕迹,仅用“淮阳学礼”四字轻轻一笔带过。他当年究竟学了些什么,学得怎么样,取得过什么成绩,参加过什么样的活动,做过什么样的事情……都淹没在风尘里眇无可寻。十余年里,他应该学到了人生的基本技能,诸如立身、处事、修为、人格等。他是否也开始热衷于黄老之学,淡化心中的烈焰红尘。后来他辅助刘邦成功夺取天下,及至功成身退,道存则隐,淮阳的隐逸学习或许打下了坚实的根基。

在淮阳,张良还精心策划了另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尽管是在三川郡阳武县博浪沙(今原阳县城东)实施的。受燕赵壮士荆轲刺秦的启发,张良时刻准备着把这样的故事再现一遍。

机会终于来了。公元前218年的春天,张良表情静穆肃然,与找来的沧海大力士,一动不动地潜伏在驰道旁侧,死死盯住远方。尘土飞扬之处,一队浩荡车马奔涌而来。神经高度紧张的张良松了口气:苦心积虑的等待和谋划,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刻。

他看了看身边健硕魁梧的力士,还有力士手中那柄重达百二十斤(合今60斤)的铁椎,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有心人,天不负。他觉得一切都将水到渠成。

秦始皇的车马越来越近,张良感听见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声。静默突然被打破。瞅准时机的沧海力士,陡然跃起。张良感觉自己就像是那柄百二十斤的铁椎,被人生生地掷了出去。孤注一掷的铁椎衔恨而起,在空中划下一道优美的抛物线之后,咣……一辆装饰华贵的马车应声而碎,瞬间被砸得稀烂,殷红带暗的鲜血缓缓淌出。瞬间虚脱,自以为得手的张良乘乱钻入芦苇丛中,迅速地逃离了现场。遗憾地是,力士铁椎砸中的竟是皇帝的副车和替身。可惜,张良经年之计,废于一旦。

已有防备仍然遭袭的始皇帝大怒,下令进行为期十天的全国大搜捕。

“椎击案”一锤惊天。事后检视思忖,张良后背直冒冷汗:这是这辈子自己干过的最血性、最冲动,最冒险,最没有把握却又最不明智的一件事。假若不测,哪有后来“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留侯、谋圣?假若不测,急得团团转的肯定是太史公司马迁,没有张良参演的这段承前启后的历史,该是多么无趣又无聊。

淮阳是呆不下去了,张良乔装打扮,在夜色的掩护下,逃往下邳。

再过十余年,物是人非,换了人间。天下由大乱走向了大治。与韩信、萧何并称“汉初三杰”的张良气定神闲地站在了朝堂之上。

从帝者(秦始皇)寇,到帝者(汉高祖)师,再到帝者宾,张良如此三角色,似乎都与淮阳有着或多或少或明或暗的关联。
 
卧治淮阳的太守汲黯

汲黯是被抬着来淮阳的。

他的身体一直不太康健。他的最大理想,就是在朝中当个不大不小的谏官——他知道,谏得对与错,汉武帝都不会跟他计较的。是那种心里确实不愿意下到地方去任职的官员。可惜,他想多了。

武帝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淮阳及楚地一带私铸五铢钱者比较猖獗,官钱私钱不分,货币流通失衡,市场交易秩序混乱。若不及时制止,可能会引起社会动荡。深知后果严重的汉武帝非常重视这个问题,决定选派一个有政声能力强的贤臣去解决这一棘手问题。扒拉来,扒拉去,他觉得还是那个有点憨直的汲黯最合适。他知道汲黯曾在那一带治过水,放过粮,深受百姓爱戴。于是,汉武帝命人起草诏书,任命汲黯为淮阳太守,前去治乱。

朝堂下,汲黯拜伏于地一动不动,一言不发,就是不肯接诣。汉武帝再说,他竟然哭了,像个妇人一样哭哭啼啼:“我原来自以为死后,尸骨将被弃置荒草乱堆丛中,再也见不到陛下了。没承想,陛下念起微臣的好来,再次召回启用微臣。我向来身体不好,常有这病那病的,体力不逮,难以胜任太守之职的辛劳。我希望当个中郎,出入宫禁之门,为您谏言过失,补救缺漏。这就是我的愿望。”

他说的是真心话。可汉武帝不愿意:你就别再嚎啦。今天派你去,是顾念到淮阳这个地方官民不融洽,想借重你在那里曾有的威望治理淮阳。我相信,你到淮阳后,就是高卧在床,也能把淮阳这个地方治理好的。难不成,你是看不上淮阳郡太守这个职位?别纠结了,去吧。把问题解决了,过些时候我会召你回来的。

在汉武帝恩威并用的说教下,汲黯无奈,只得勉强答应下来。

离开朝廷之前,他去探望
大行令李息,说:“我被外放到地方任职,不能呆在朝中,参与朝廷的议政了。可是,御史大夫张汤奸诈狡辩,让人放心不下啊!他的最大缺点是逢迎唯上,不考虑朝廷大局,不顾念百姓生死。一件事不论好与不好,他只是一心去迎合皇帝的心思。陛下不需要的,他就顺其心意毁损;陛下乐意的,他就跟着吹捧拥戴。他想方设法捣鼓是非,搬弄法令条文,用以承接陛下的旨意。在社会上,拉拢为害社会的官吏来壮大自己的势力。鞭长莫及,我在淮阳是不能监督克制他了。您位居九卿,若不及早向陛下进言,离乱拨正,您和他将来都会惹上祸事的。”李息深知汲黯是好心提醒他,但因心里惧怕张汤,始终不敢向汉武帝进谏。后来,张汤果然身败名裂。汉武帝得知汲黯当初对李息说的那番话后,亦判李息有罪。可见,汲黯识人看问题笃论高言。

汉武帝慧眼识才,汲黯也确实能干,没有辜负皇上的期望。他到准阳上任后,不到一个月,就处理了前任遗留下来的二十多起积案,并规定:百姓进衙告状,任何人不得阻拦,可直接到他病榻前,当面陈述;他还经常微服出访,体察民情。看到不平的事,碰到无理取闹的,就停下轿子,当场了解协调。他还顺藤摸瓜,由一些细微的线索访查,大力惩办贪官污吏,罢黜无能官佐,任用廉洁之士。专项查办、处决私铸五铢钱的要犯,清除劣迹斑斑的衙役……这一切,使准阳的社会风气大变,官民关系很快和解。

汉武帝很赏识汲黯的政绩,诏令他以诸侯相的身份驻扎淮阳郡。这一驻就是七年。在他的治下,淮阳郡政治清明,人民安居乐业,一片和谐。
汲黯去世后,当地人为了弘扬他的美德,在太守府院内兴建了“卧治阁 ”,感恩他的清明。据说,“卧阁清风”是古淮阳十景之一。

宋朝的大诗人
苏辙《寄题密州新作》诗中说:“谢安未厌频携妓,汲黯犹须卧理民。” 一贬一褒,一抑一扬,可见苏辙对于汲黯的肯定与激赏。
 
两贬陈州的知州晏殊

晏殊是飘着来淮阳的。

他就是陈州天空的一朵云,悠哉游哉地流动。

尽管一贬二贬,晏殊始终是带着一颗闲适的心来到这片水域美景之地。当然他本身也是一个豁达乐观随遇而安的人。

终其一生来说,晏殊应该算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他从小聪明好学,5岁就能创作有“神童”之称。十四岁以神童入试,赐同进士出身,命为秘书省正字,后来官拜宰相,以枢密使加平章事,可谓尊荣有加。可是,谁又能一生顺畅,没有一点儿挫折和倒霉的时候?晏殊自然也不例外。他的霉运,与民间传说“狸猫换太子”的两个女人分不开:一个是生太子的李宸妃,一个是换太子的太后刘娥。太子就是后来的仁宗皇帝。现实不像小说戏剧中那样残酷。太后与李宸妃相处还算和谐,没有那般你死我活的斗争。李宸妃死后,太后刘娥还将其按皇后的规格加以厚葬。

一贬陈州是因为太后刘娥。那次,太后(即刘娥)拜谒太庙,有人奏请太后穿衮冕拜谒——就是只有皇帝才能穿的衣帽服饰。当时垂帘听政的太后想穿却拿不定主意。毕竟,封建社会的等级制度森严,之前没人僭越过。于是,她动了个小心思,把这个看似棘手实则简单的问题抛给了晏殊。晏殊也是实诚,他没有也不会去揣测太后的委婉意思,而是认真地引经据典,搬出有关规定条文,讲解一番之后,直接下结论说:这不合礼仪。不是软钉子,而是碰了一个尖锐的硬钉子。太后很不爽,却又不便发作,只有在心里给晏殊记了一笔小帐。事隔不久,因了个小小的缘由,太后顺势就摘了晏殊的顶子,罢了晏殊的丞相职,让他以尚书衔主政亳州,后又迁徙到陈州去了。

二贬陈州是因为李宸妃。庆历四年(1044年),李宸妃,即宋仁宗的生母去世,朝廷安排晏殊写神道碑。当时太后把持朝政,宋仁宗尚不知情。谜底未揭,晏殊焉能自作主张?他只能按当时表面的“事实”写。后因他事引发矛盾,谏官孙甫、蔡襄以“宸妃生圣躬为天下主,而殊尝被诏志宸妃墓,没而不言”及“殊役官兵治僦舍以规利”为由,联名弹劾晏殊。本就对自己身世敏感的宋仁宗伤疤复揭,心头恼火,随即罢免了晏殊的宰相之职,贬以工部尚书衔知颖州。1048年春夏之交,又以礼部尚书徒知陈州。虽觉有些冤曲不爽,但晏殊没有多说,乐呵呵地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在陈州任职时,晏殊住的是原知州张咏的西园。园子不大,却有流芳、中燕、流杯、香阴、环翠、洗心、望京七个亭子,还有吟风阁、望湖台。视线之内,一片湖光山色相映。介于清思堂、中燕亭之间有一片隙地,其纵七八步,其横南八步,北十步,以人迹罕践,有莎生焉。莎,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也叫香附子。晏殊叫人专门移植了香附子,生长得茂盛翠绿。远观近坐,园子都清幽素静,颇有光风四泛,纤尘不惊的雅致。晏殊自己则怡然自得,偃藉吟讽,无施不谐。于是“宰相词人”的兴致如钱塘潮水,逆行而上,无限高涨,提笔挥毫间,一首《浣溪沙》应时而就:

小阁重帘有燕过。晚花红片落庭莎。曲阑干影入凉波。 

一霎好风生翠幕,几回疏雨滴圆荷。酒醒人散得愁多。

空中燕子的穿飞,地上落花的飘坠,水里阑影的投映,疏雨飘洒新荷的细声之中,静静地凝望、注视,一双神闲气定的目光之下,是一副何等闲静的心境。酒醒人散之后,一丝朦胧的轻愁像细雨微风一般,洒落在自我张扬的莎草之上,轻轻摇晃。

东园何所乐,所乐非尘事。

野竹乱无行,幽花晚多思。

间窥鱼尾赤,暗辨蜂腰细。

树影密遮林,籐梢狂罥袂。

潘蔬足登膳,陶秫径取醉。

幸获我汝交,都忘今昔世。

欢言捧瑶佩,愿以疏麻继。

这是晏殊在陈州与当地文人诗友来往,即兴写的一首诗,题目叫《和王校勘中夏东园》。景美、事乐、饭香、酒好……天上的白云静思,水中的锦鲤欢游,动静安然之间,晏殊兴之所致,仿佛置身世外桃园,有些忘乎所以了。
 
三复陈州的抗金名将岳飞

岳飞是率领部队攻打过来的。

陈州,只是岳飞率军北伐取胜的一个驿站。

“直捣黄龙,与诸君痛饮”。抗金名将岳飞说这话时豪气干云。他屡次与金兵作战,屡战屡胜。可惜,十年之功,毁于一旦,让人扼腕叹息。陈州,与颖昌、郑州、洛阳等地,都是岳飞北伐路上的重要城池。历史上,岳飞曾三次收复陈州。

绍兴十年(1140年)六月,岳飞继续挥师北上。这是岳飞一生第四次北伐。按着原定的计划,他最先要攻打的目标是颍昌城。驻守在颍昌城的是金军将领韩常,之前他带兵攻打顺昌城,结果被宋军刘锜部杀败,无可奈何之下,他才退守到了颍昌城中,想要在这里整顿兵马。没想到岳飞的军队把矛头对准了他,派摩下主要的将领张宪等人,前去攻打颍昌。结果,打得韩常最终只能放弃颍昌,带兵退到了陈州。

岳家军乘胜追击,不让敌人有片刻的喘息之机,接着继续攻打陈州。这次岳飞的部署是全方位的,不管韩常跑到什么地方,都在岳家军的攻击范围之内。韩常的部队在陈州还没立稳脚跟,岳飞派遣的牛皋和徐庆的部队,与张宪会师,兵贵神速地杀往陈州来了。战斗力极强的岳家军,再次出现在了韩常面前,要与他对垒厮杀。

在离陈州还有十五里的地方,岳飞派来的部队遇到了一支约三千人马的敌军。两军相遇之后二话不说,当即打了起来。金军不敌,且战且退,最后战也不战了,纷纷后退,撤入陈州城里面。张宪因此分兵攻城,但还未打到城中,敌人的援军便出现了,金军另一精锐部队以及从开封前来的援军抵达了陈州。

看起来,敌人很不甘心。他们把部队集全在一起,有条不紊地在陈州郊外摆下阵势,浩浩荡荡,看上去十分威武。但他们的阵势吓不到“岳家军”。张宪等人的部队根本不去看他们的阵势有多么吓人什么的。两军相遇之后,“岳家军”擂鼓震天,士兵们二话不说,个个奋勇争先,人人呼喊冲杀。张宪、牛皋、徐庆、傅选等人率部从四面八方冲杀过去,瞬时把金军的部队打得阵脚大乱,首尾不能兼顾,一场混战。不得已,眼看无法取胜,金军只得连连后撤,一直退到陈州城里面。

“憾山易,憾岳家军难”果真是名不虚传。惊魂未定的金军将领,看着岳家军这样骁勇善战,觉得躲在城里也不安全。此地不可久留。金军立即收拾军械物资,匆匆忙忙弃城逃跑。

宋军部队连夜入城。这也是岳飞第三次收复陈州。一年半之后的绍兴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1142年1月27日),秦桧、万俟卨等人根据“上意”:岳飞特赐死。张宪、岳云并依军法施行,令
杨沂中监斩,仍多差兵将防护。尽管当世另一抗金名将韩世忠忿然质问奸臣秦桧:‘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一代抗金名将岳飞还是在大理寺狱中被杀害,时年39岁。可谓壮年而殁。

岳飞的死讯传出,陈州的百姓们都为之哭泣,深为岳飞的冤曲鸣不平。

当地人非常感念岳飞收复陈州的功德,很早就在太昊陵里建了岳飞观,专门祭祀这位著名的抗金名将。岳飞观为明代建筑,单檐硬山式殿房。殿前为卷棚式过厅。殿前跪立秦桧、王氏、万俟卨、王俊、张俊五奸佞。正殿横匾为岳飞手书的“还我河山”,其下岳飞塑像威风凛凛,英姿不减当年。

楹联曰:      
         
朱镇壮声威想当年痛饮黄龙誓恢复河山半壁,

丹心贯日月到而今名留青史应享祀俎豆千秋。

再曰:

蓬头垢面跪阶前想想当年宰相,

端冕垂旒临座上看看此日将军。

三曰:

人心愤慨抗敌何辜百代丰功谁能没,

巨奸弄权爱国治罪千古奇冤莫须有。

精绝的楹联很多,不敢再列了,恐有掉书袋之嫌。

陈州人始终没有忘记岳飞,对他的纪念也亘古未变。除了平时的享祭,每年的正月初五,大家都会自发地前往岳飞观,围着奸佞转一圈,用手击打铁质的跪像,俗称“打秦桧”。数百年来,五个铁铸像已被拍打得光光亮亮。可见,民众对这帮奸佞残害忠臣良将的愤恨心情。进得殿来,人们庄重地摆上祭品,燃点香柱,神情虔诚地祭拜将军,表达千百年来素有的尊崇敬仰。

乾坤朗朗,天日昭昭。


义士相救的陈州刺史李邕

李邕是磨磨蹭蹭来陈州的。

开元十一年(公元723年)冬天,李邕由海州刺史迁为陈州刺史。官职没升,薪资也没有涨,不过是平调而已,哪有心思风风火火赴任。
陈州任上的李邕有心资助了诗人李白,却也因事被素不相识的义士孔璋舍命相救。

游侠的诗人李白来到陈州时,恰巧是与他有一面之缘的李邕在此任刺史。之前,李白曾在渝州拜见李邕,见其棱角锋芒,李邕让宇文少府接待了他。感觉受到轻慢的李白,自信自矜地写道:“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后来,比李白大23岁的李邕读到了此诗,也觉得孺子可期。

生性洒脱的李白,一路纵情游娱,扶危济困,钱财如网中之水,遗漏处处。加之他本来也不善理财,游玩至陈州时,已经囊中羞涩,无以为继了。无奈之下,李白准备忍痛卖掉家传宝剑和新制的鷫鸘裘衣。正当李白一筹莫展之际,天上掉下了个馅儿饼,直接朝他的头上砸来。

原来,李白陷入困境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李邕耳中。也许是文人相亲,也许是爱才惜才,李邕专门差人送去三千文铜钱,解除了李白的燃眉之急,帮助李白度过了难关。二十多年后,李白与杜甫在东鲁漫游的时候,相偕同去济州拜访当时驰名天下的文章家、书法家
李邕。说起往事,两人哈哈大笑。后来,心狠手毒的奸相李林甫构陷他人,责令他的两个爪牙驰往山东,将与之有牵连的李邕、裴敦复“就郡决杀”。李白闻之,愤怒之极,大呼:“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君不见裴尚书,土坟三尺蒿棘居”。如此看来,李白激愤填膺,也不枉了李邕对其的资助爱惜之心。

两年后的公元725年,唐玄宗泰山封禅回归长安,车驾路过汴州。汴州离陈州不远,正在陈州刺史任上的李邕觉得这个机会不错,急急忙忙从陈州赶过来谒见皇帝。他是有准备而来的,接连献上几篇辞赋。献上的是什么辞赋,什么文字内容,在浩如烟海的史书里难觅踪迹。结果是皇帝看了以后觉得不错,赏识他的忠心,也很赏识他的文字。当然,口头上就夸奖了他几句。要说,这也是皇帝嘴边的事,一时的即兴之语。但没有受过皇帝表扬的李邕,血压一下子就涌上来了,得有180毫米汞柱。脑子一下子也烧起来了,得有摄氏40度以上,本来就有点不谦虚的他就更有点飘飘然,遂当众夸口,说什么凭自己的才华“当居相位”之类的糊涂话。当时他只是一个陈州刺史而已,离相位还差好几个级别呢。后来的事实表明,李邕终其一生,也没有达到这个级别。他当时这样自吹,未免有点不知天高地厚。有好事的人就借机传开了。传来传去,这话就传到中书令张说那里。张、李二人一直不对付,这个话刚好在张说心里打了个结。不久,恰好有人告李邕在陈州任上贪赃枉法,擅自挪用公钱。张说将旧账端出。两笔账一块算,下狱审判,最后定刑:罪当死。

正在这个生死攸关时刻,斜刺里杀出一个打抱不平的人:许州人孔璋。只是知道李邕这个人,而与李邕素未往来的孔璋,以布衣身份,写了一封奏疏,上书玄宗皇帝要救李邕。“开明之主举用能人而不计其过错,取其才能而不问其行为……臣下见陈州刺史李邕,刚毅忠烈,临难不以不正当手段求得免祸……臣听说士为知己者死。臣不被为之而死的人所知而甘于死的原因,并不是特别爱惜邕的贤能,而是为了成就陛下爱惜才能的德行。”奏疏写得情理交融义薄云天,表扬了李邕,表扬了玄宗,表扬了孔璋自己,最后感动了皇帝。结果是仁慈的玄宗免去了李邕死罪,贬为钦州遵化县尉。假如没有这个许州人孔璋冒死相救,就不会有后来仗义疏财的北海太守,也不会有以文章、书法、碑刻“三绝”闻名天下的李北海了。

遗憾的是,那个叫孔璋的许州人流配岭西(现今广东)而死。不是为了朋友两肋插刀,是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犯罪官员仗义执言。一名不钱的一介布衣,心中的那么个“义”字,是何等地深远崇高。他是一个真真正正忠肝铁胆的义士。

只是,这两个以生死相交的人始终没有见上一面。设若李邕知道了这个救命恩人的结局,是否愧疚悔恨。

尽管李邕在陈州遭遇了巨大的挫折与不顺,但他对陈州这块土地一直怀有很深的情愫。后来,他在《岳麓寺碑》、《东林寺碑》等文字中,落款题名特署“前陈州刺史江夏李邕文并书”。陈州在他心里的位置和分量,可见一斑。
 
 
作者简介:张向前,笔名阿若,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任河南省散文学会副秘书长,“河南散文”微刊主编。作品散见《人民文学》《中国青年报》《解放军报》《湖南文学》《散文诗世界》等,并多次入选中国散文年度精选。著有《难以忘却的空战》《鞍马尘》《屐痕处处》《秋水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