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黑

来源:奔流文学网 | 作者:汪新红  2020-03-27 08:42

老辈人都说驻马店巴掌儿大的地儿,这巴掌儿大的地儿如今从南到北没有半个钟头你是走不出去的。老街就是这巴掌儿大地儿上的城乡结合部,出门一问你是哪里人,若是仰着脖子还甩着额前的头发骄傲地回答:“俺老街的,俺是老街的老户!”凡事听到这样的回答就知道这人茬子硬,一般人会敬畏他三分。
老黑就是这老街一亩三分地儿上的老户。老黑,并不姓黑,他身材魁梧,高高大大的个头,生就一副黑黑的脸膛。从出生家人就叫他黑子,自从入学,同学们冠以“老”字,以示他有大哥的风范与资历,小小年纪就以“老”字封之。别人就这么叫着老黑,叫久了,很多人都记不起他的大名来。老黑就在这老街方圆十来里的地儿上成了响当当的人物。张家打发闺女或是李家娶儿媳妇凡是老黑出马没有办不成的事。老黑黑虎着脸,办事却一本正经,人家说话在理儿,说得你心服口服,即便你家姑娘长得天仙似的也没有理由不同意这门婚事。

话说当年在老街有一户人家,安老太太十分强势,儿女的婚事各个阻挠。这位安老太太个头不高,干事利落,以前是卖粉浆面条的,靠着勤劳攒下家业,把整个院子都建成高楼,这高楼在老街是数一数二的。建的楼多,租客就多,这收入就蹭蹭向上飞窜,腰包鼓了,腰杆子也硬了,说话那是掷地有声。儿女找对象,她挑三拣四,不是孩长得不好,就是孩的家配不上她这高高的门楼,安家姑娘一晃三十好几还没有嫁出去。最后安老太太找到老黑,说:“兄弟,俺家这闺女可愁死我了,好歹你给找户人家嫁了。”老黑嘿嘿地笑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说:“老嫂子,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家青梅恋着谁我知道,要不,三十多的大娘咋就不着急呢,有人等着她哩!你那粉浆面条少做点,别三更半夜的还在火车站候着,早点回家看看你家姑娘在等谁?”

老黑有个哥哥,哥哥膝下有一儿,早年得了小儿麻痹症落下后遗症,右脚走路一颠一颠的,三十多了还没有成家,一家人愁得吃不下饭。

这天晚饭后,老黑来了,没进门,一家人就听到老黑的哨子声。嫂子皱着眉头抱怨说:“看你家兄弟能耐的,给这家说媒,给那家说媒,若是给咱家春儿说个媳妇,我当祖宗供着他!”老黑双手插在裤袋里,哨子时断时续,站在哥哥家的堂屋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碎话,最后问:“春儿呢?”

嫂子带理不理地回答:“楼上发呆呢!”

  “嫂子,我叫咱家春儿不再发呆,以后听见我的哨儿就来精神。”

“天天说话没个正经,也不给你侄子操个心。”嫂子白楞他几眼,进了房间。

哥俩自小感情好,哥哥递过来一把椅子,泡上茶水示意他坐下说话。老黑在哥哥耳边悄悄地说着,哥哥听了一愣一愣的,一直摇头。老黑却嘿嘿地笑着,跑上楼拉着侄子一溜烟消失在夜色里。

安老太太这天果真没有熬夜卖粉浆面条,早早收拾摊子,想看看老黑说的是真是假。

青梅在商场工作,恰逢这天休息,收拾了一天的家务也累了,早早休息了。

老太太把摊子推进院子就直接上了楼,院子外面一阵哨子响起,惊得院子里的狗汪汪一阵狂吠。安老太太刚上楼就看见一个人影从闺女房间方向奔来,那人正在提裤子,上身的衣服还搭在肩上,一看见安老太太,顺着楼角一棵椿树刺溜溜滑下去跑了。
  
安老太太,紧紧追过去,一眼就看出是瘸腿的春儿。安老太太气得眼冒金星,一脚把闺女的门踹开!
青梅披头撒发的,赤裸着从床上爬起来,头都懵了,瞪大眼睛问:“娘,出什么事了?”

 “你还有脸给我说,你看上谁不好,非和一个瘸子勾勾搭搭,你让我的脸往哪放?女大不中留,选个日子嫁给前街的春儿吧。”

老黑准备了厚厚的彩礼来安家提亲,安老太太爽快地答应了。青梅一哭二闹三上吊,说娘是在包办婚姻。

老太太指着青梅说:“别放着排场不排场,等肚子都大了,那才叫出丑!”

青梅摸摸自己的肚子,真的瞒不下去了,一个小生命在肚子里一个劲地踢腾。可这孩子谁知道是谁的呢!

老黑亲自开车,拖拉机突突的冒着黑烟,春儿喜滋滋的,老黑嘿嘿地笑着把青梅迎进了家门。

五个月后,春儿当了爹。春儿像一个闷葫芦一声不吭。老黑抱着刚出生的孩子嘿嘿地笑着:“俺的大孙子像老黑爷一样黑实!”
又过了两年,青梅又生一儿一女,春儿喜滋滋的,老黑嘿嘿地笑着。嫂子一改往日的冷淡,热情地喊着他二叔喝茶,他二叔吃饭。
哥哥不得不服他这老黑弟,安老太太这样难说话的主竟然会成了他的亲家。

安老太太家一直住着一位租客,从二十郎当岁,一直住到现在,如今都六十开外了还没有离开安家。安老太太死的时候,他哭得呼天抢地,几次晕厥过去。
老黑时不时拎着酒和他喝几杯,每次租客都酩酊大醉。临走,老黑总是嘿嘿地笑着说:“儿孙自有儿孙福。”

访谈

口述|匪我思存:生活在武汉

作家匪我思存常居武汉,她直言自己比较幸运,生活在一个物业给力、病例少、年轻人多的新社区,因此抗疫宅家的日子仍然...

独家访谈 | 王蒙:“文学是我给生活留下的情书”

作家王蒙 2019年9月17日,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前夕,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授予王蒙等三人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