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海棠花开时

来源:奔流文学网 | 作者:刘贵学  2020-03-26 16:52

又到海棠花开时
刘贵学
柏国西平是中华之母黄帝元妃蚕神嫘祖的故里,生我养我的故乡。阳春三月,家乡那条蜿蜒曲折的小洪河,流水潺潺,碧波荡漾。洪河里,游鱼可数;河两岸,莺飞草长;绵延10余公里的海棠花争奇斗艳,竞相开放,与河两岸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交相辉映。目睹此情此景,我兴奋的神经涌起层层波浪,继而又淡出一丝丝的叹息和忧伤。
我的家乡在距离县城几公里外的一个小村庄,小洪河在她的身后静静地流淌。伴随我童年的不只是和小伙伴们在小洪河里洗澡、逮鱼、捉虾、摸蟹、打水仗的快乐,也不只是瓜田李下爬高上低偷瓜摸枣时的惊悸和欣喜,还有下雨时家里堂屋漏雨的滴答声、生病母亲病痛时不绝于耳的呻吟声。更难忘的是联产承包责任制前夕,村民们三天两头无缘无故地摩擦,动不动就对骂吵打,拳脚相加。生活在这样一个令人难忘、单调贫穷而又有些血腥、野蛮、凄凉的地方,“鲤鱼跳龙门”,走出穷村庄成了几代人梦寐以求的美丽梦想。儿时的我也曾暗暗发誓:一定要励志学习,走出去,有所成就,把父母接到身边,让父母享受幸福生活。

星移斗转,寒屋苦读,我终于走出了那个令人难忘的小村庄,进了县城,并逐步走上了单位领导岗位。改革开放的春风也吹绿了我的家乡。不少村民开办了企业,住上了楼房,开上了小汽车,过上了几代人向往的幸福生活。我也在县城安家定居,有了自己的小天地。

行走在县城小洪河、引洪河沿岸,绵延10余公里的海棠花长廊,各色成型海棠竞相争艳。西府海棠、垂丝海棠、贴梗海棠、木瓜海棠、北美海棠......尽收眼底,白色的、黄色的、粉红色的、桃红色的......相映成趣。那些刚出来的海棠合着瓣儿,像一位小姑娘,娇滴滴的,不肯露面;开开了的海棠,则大胆地展开圆形的花瓣和绚丽的蕊,漂亮极了,温暖得和阳光一样。西府海棠既香且艳,花未开时,花蕾红艳,似胭脂点点,开后渐变粉红,如明霞晓天。垂丝海棠含苞待放,姹紫嫣红,令人遐想。看着河两岸绚丽灿烂的海棠,欣赏着她那迷人的风姿,怎不令人心驰神往!

观赏着海棠美景,我不得不为西平县这几年来的沧桑巨变所叹服。大凡来过西平的人,只要到西平走一走,看一看,无不被西平近几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惊喜,而慨叹。家乡人民妙手神工,把自然生态与历史文化相融合,结合城市自然风貌及人文底蕴,以文“化”城、以水“润”城、以绿“荫”城、以业“兴”城,构建起“四区三河六湖一带”的城市框架,新建了嫘祖文化苑、南城河公园、嫘祖湿地公园、嫘祖海棠园、万亩生态园等一批游园绿地。中央公园、御都公园水岸、西平建业城、京都高尔夫公寓......拔地而起。“人在树下走,车在绿中行,楼房花丛卧,城市森林中”。春天来临,海棠花开,这些地方美若仙境,“河畅、水净,岸绿、景美”。漫步洪河两岸,三步一景、景景生辉,五步一画、画画传情,让西平这座千年古县焕发了青春。“花海旅游新城”横空出世,中原“小江南”美誉声名鹊起。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我行走在铺满海棠花的河堤上,惊喜之余,心里又越来越沉重。年少时的誓言,仿佛离我现实的承诺又渐行渐远。记得4年前的一天晚上,母亲从我家里出来溜达,累了就坐在西关洪河桥的桥墩上歇息。当时那里还不太热闹,现在却成了儿童放飞风筝和许多中老年人街舞的地方。一到海棠花开时,那里又成了摄影爱好者的天堂。父亲在我家居住的日子并不多,每次都是匆匆的来,又匆匆的去。只是17年前,父亲健在时两次生病,才在我家住上了几天。一次,父亲只张嘴向我要了5元钱,想起这些,都让我泪流满面。父亲去世时,母亲已经80多岁。妻子就把母亲接到了家里居住。母亲是一位典型的农家妇女,不识字,爱劳动,爱护短。母亲的身体不好,而且不吃鸡蛋不吃荤,想给她改善一下伙食的机会都没有。4年前,母亲辞世而去。想起母亲在我家居住的日子,心里无限的忏悔。我几乎没有陪母亲在县城游览过一次。想起这些,我心里都不是滋味。母亲弥留之际,我守在她的床前,眼里止不住地流泪,万千思绪汇集成这样一首《夜语》:“慈母卧床弥留中,心急如焚恨无能。仰天长啸空悲叹,不见医圣张仲景。夜阑人静乾坤空,茫茫天宇月不明。神医华佗那里去?但闻钟表滴答声。”此情此景,永留心中。为娘守灵的那几天,我怅然若失,痛苦不堪,泪水婆娑,痛吟《为娘守灵》一诗为念:“为娘守灵五更天,冬风萧杀天地寒。热泪滚滚翻作浪,阴阳两隔呎尺间。遥想当年小童玩,寸步不离娘不烦。娘亲撒手离人寰,宛如风筝断了线。”2016年的母亲节那天,我念母心切,心生慨叹,母亲节里想母亲:“夏雨蒙蒙涤浮尘,母亲节里想母亲。别人慈母厅堂在,我母音容梦中寻。擦拭眼泪念母恩,感恩母爱泪纷纷。劝君堂前多尽孝,莫待亲去留遗恨。”每年春节来临之际,我都要到母亲在我家居住过的房间里整理打扫,往往情不自禁,泪如泉涌。

2017年春节,写下了《每当我从娘的门前走过》这首小诗,聊以慰藉。“门还是那扇门,窗还是那扇窗,这里住着俺的亲娘。每当我从娘的门前走过,都忍不住回头张望:娘的拐杖倒了没有?娘坐的沙发脏了没脏?娘吃的钙片还有没有?给娘剥的桔子尝了没尝?轻些啊,轻些!别惊扰了亲娘。或许娘正在那儿梳理思想,或许娘亲刚入梦乡。娘已入睡,多么安详。多想再给娘梳梳头发,多想再喂娘一口饭汤,多想再给娘剥个香蕉,多想再和娘拉拉家常!总觉得娘亲并未走远,总觉得娘亲就在身旁。轻些啊,轻些!娘已安然入睡,娘是那么慈祥。几回回梦里相见,几回回热泪盈眶。娘啊娘,不论海枯石烂,不论地老天荒,您永远永远活在儿子的心坎上!”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又到海棠花开时,恰逢西平县嫘祖故里网络拜祖大典之际,写下这篇文章,以示对中华之母嫘祖的敬仰,也多少抚平些许我对母亲愧疚之殇。
作者简介:刘贵学,男,生于1970年,中共党员,本科文化,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西平县委。作品曾获华夏中学生作文大赛优秀奖、《散文选刊》全国散文大赛三等奖、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等,被中国散文学会收录《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著有《张调解传奇》、《不能没有你》等书,微电影《牵挂》获驻马店市委政法委三等奖。《农村普法宣传教育读本》获河南省社科普及规划项目优秀成果一等奖。和著名剧作家杨铁成合编普法戏剧《红石榴》并演出成功。
 

访谈

独家访谈 | 王蒙:“文学是我给生活留下的情书”

作家王蒙 2019年9月17日,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前夕,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授予王蒙等三人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

何建明:拥抱现实的写作者

尽管在北方居住了40余年,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何建明好听的男中音里,还是时不时会蹦出几个难以湮没的南方口音。 因为年...

作品

槐花开处结乡愁
槐花开处结乡愁

槐花开处结乡愁 春 宁 晚上散步。转角处,微风轻送,一阵濡甜的清香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