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说东周.春秋卷之  嗜脐莫及

来源: | 作者:归去来  2020-06-19 15:16

和他爹一样,楚文王也是雄心勃勃,随国KO了,他又把目光瞄向了申国。
灭申必经邓国,他的计策是:先赐以小恩小惠,再施以军威,如此胡萝卜加大棒,舅舅邓祁侯焉敢不借道?尽管只是名义上的舅舅。
其实早在公元前703年,楚武王就与邓国干了一仗。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巴国(四川境内,子爵)想与邓国盟好,一直想着自己是蛮夷中的蛮夷,很自卑,因此,先拉拢了南方盟主楚国。楚武王派出专使道朔,与巴使韩服一起出使邓国。
途经邓国附庸鄾国(湖北襄阳市襄州区)时,鄾人杀了道朔与韩服,劫了财物。楚武王哪受得了这气,谴使责邓。鄾国是你的附庸,你说吧,这事儿是不是你指使的?哪成想邓侯吾离根本不吃这套,矢口否认。结果只有打。
楚武王命斗廉率楚、巴之师伐鄾。吾离毫不示弱,派大夫养甥、聃甥帅师救鄾。斗廉使楚军在正面迎击邓军,巴国军队则在两侧列阵。战争开始不久,斗廉率楚军佯败,邓军不知是计,一路猛追,导致自身队列大乱。楚军突然调头反击,巴军也趁机从后方合拢,打得邓军措手不及,几乎全歼。养甥、聃甥率少量残军逃入国都,鄾人溃散。
斗廉不依不饶,率楚巴联军围了邓城,这下吾离傻眼了。
那什么,咱把闺女送他吧?
大夫们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表态,闺女是你的,爱送不送。
那怎么行,咱家公主正当妙龄,那楚王可是人老珠黄了。养甥早就看上公主了,人一急,口不择言,人老珠黄好象是比喻女人的。
吾离无奈地笑了笑,爱卿的心意寡人明白,回头再给你讨个更好的,咱跟楚国结了亲,以后也好有个依靠不是?
这下他算彻底明白了,楚国真不是好惹的。就这样,他的掌上明珠邓曼嫁到了楚国。楚武王后位空虚多年,见到聪明贤淑的邓曼,眼神一亮,立马让她做了夫人,邓国那点破事也就既往不咎了。
其实在国际上,这样的事儿很多,邓侯若是聪明,主动道个歉,监管属国不力,得罪上国,该死该死云云,然后再赔点钱,那楚国蛮子也并非蛮不讲理,也就破财消灾了。结果呢,吾离是自大还嘴硬,这下好,赔了夫人又折兵。
直到死去,楚武王就没再骚扰邓国,他爱邓曼,不忍看她伤心。后来,楚文王登了位,情况就不一样了。
公元前688年冬,楚文王攻打申国,朝邓国借道。
周立国之初只有一个申国,地在今陕西省宝鸡市附近,周宣王时,封西申国公子诚——他亲大舅子于南阳盆地北缘,这才有了南申国。带犬戎入周的是西申国,春秋初灭于秦国。后来说到申国那就专指南申国。
为什么打申国?申国和随国均为战略要地,降服或者干脆吃掉,那就等于撕开了一条进军中原的口子。为什么借道邓国?邓国处于“随枣走廊”西端,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兵贵神速,若是绕道桐柏山,由鄂西入申,恐怕黄花菜都凉了。况且,邓国是他的嫡母邓曼的祖国,于情于理,“假邓伐申”当是一条上上之策。
楚文王带领轻军入邓,大军被隔离在城下。
礼物很丰厚,感情很真挚。
老舅啊,这么多年了也没来看望您老人家,都是做外甥的不是。走的时候母后是千叮咛万嘱咐,你舅父眼看也步入老年了,可一定要和和气气的,要保证楚邓世代盟好,亲不亲咱们可是一家人啊!那周王向来是厚待同姓国、姻亲国,对我们这些异姓国那是横挑鼻子竖挑眼。再说,申侯狗仗人势可是没少欺负您呢。外甥此来呢,是想跟舅父借条道,我去灭了他为舅父报仇。听说申侯可是攒了不少宝贝,回头少不了舅父您的。
邓国国君现在是吾离的儿子邓祁侯,楚文王一席话说的邓祁侯眼泪都快下来了。
你母后说的对啊,这十来年,我们邓国可是跟定上国,不敢有二心。外甥啊,我邓国举国上下可就仰仗你保全了。
这说的什么啊。聃甥和养甥交换了一下眼色,养甥站了起来:主公,骓甥伐鄾归来,有要事面禀。
邓祁侯看养甥眼神急切,只得向楚文王告了假,与聃甥和养甥走出宫去。
彭仲爽走到楚文王身边,耳语了几句。楚文王冷哼一声,谅他不敢!
却说这彭仲爽原是申国国内彭姓族长,这家伙自恃族大才高,常常谤讪国政,申侯看见彭仲爽就不爽,于是,找个借口将其流亡国外。你不稀罕有人稀罕,楚文王听说此事,第一时间将彭仲爽接到楚国,并且接替斗祁做了令尹。
此次伐申,彭仲爽已与申国彭氏接上了头,届时里应外合,不愁申国不灭。
再说聃甥、养甥、骓甥,廊柱之下就与邓祁侯咬上了耳朵。
猎人追杀麝鹿,不过是稀罕那点麝香,等到抓住了再想咬破肚脐眼,就来不及了(噬脐莫及)!天赐良机,趁他兵微我们做了他。养甥咬牙切齿道。
邓祁侯默然。
主公难道还看不出来吗,熊赀那是野心勃勃啊,他若灭了申,我们邓国就在他的包围之中,吃掉我们那是分分钟的事。骓甥又加了把劲。
可是,他是我家外甥,他又没招我惹我,还送了不少东西不是吗?邓祁侯很为难。
主公,我们也是邓国外甥,我们是铁了心地追随主公,您觉得楚子这个外甥,他会向着邓国吗?聃甥也急了。
邓祁侯心道:你们族小势微,还指望我照着呢,不铁了心追随我还有第二条路吗?但这话不能对这三个老表说啊。你说我无缘无故地谋杀外甥,真要那样做了,怕是要招人唾弃的,不行不行,坚决不行!
其实楚文王说到了点子上,邓祁侯不见得没有杀他之心,只是不敢罢了。
就这样,楚文王顺利地做到了假邓伐申。在楚国大军和彭姓大族的夹击之下,申国很快就灭亡了。周边诸侯也都是些没眼光的,均表示乐见其败。
灭申之后,楚文王将申国遗民迁往信阳做附庸,为东申国,所以,后来信阳市也简称“申”,原因就在这里。
楚文王俘虏了申侯,让他做了楚国大夫。就这样,楚国人在申国舒舒服服过了元日,拉着申国的宝贝返程了。
楚文王又一次路过邓国,邓祁侯没看到朝思暮想的申侯传国重器,倒是听到了楚兵一片喊杀之声。
外甥,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没宝贝也就算了,竟然以德报怨,还打我?
打你,打的就是你!楚文王也不和他白话,手一挥,楚军架着云梯就往城上冲。
邓祁侯脸都白了,楚军挟灭申之势,一个个狼崽子一样,他能不怕吗。
快,快去找公主!他冲身后的养甥一声吼。
眼看邓都北门岌岌可危,正指挥军队猛攻的楚文王收到了太后邓曼送来的帛书。
未亡人牵念家国父老,祈大王放邓国一条生路!
还说什么呢?毕竟是父王最爱的女人,等她死了吧。一念至此,楚文王示意旗官鸣金收兵。
十年之后,邓曼薨了。楚文王高唱着“曾经是朋友,不再有问候”,又一次对邓国发动了猛攻。结局又一次被您猜到了,邓国亡了。这样,方城(河南省方城县,南阳盆地北缘,楚国在此地修筑长城以抵御中原诸侯,谓之方城)就变成了楚国的北大门,南阳盆地尽入楚国囊中。


尤磊,笔名归去来,驻马店市作协会员。作品入编《中国诗歌年鉴》、《悦读时光》、《奔流》。长篇历史散文《成语说东周》在《掌阅》、《亚马逊》等文学网站连载。现供职于基层乡政府。